当前位置 :首页 > 规划咨询 > 生态规划 >

“汉堡之家”:不将就的采购策略

更多

  也许很多人都还记得世博会上那幢来自德国、自己会呼吸的房子——汉堡之家。

  也许很多人都还记得世博会上那幢来自德国、自己会呼吸的房子——汉堡之家。这幢形如积木盒子、坐南朝北的“被动房”,一年四季保持25摄氏度恒温,依靠保温外墙、绝缘密封措施以及智能通风系统的配合,可以回收人体和室内电器产生的90%的余热和至少80%的冷量。

  “这是按照德国标准建造的‘被动房’,它的特殊之处在于通过关注最基本的规划和设计,加上严格的工艺和监管,来达到预定的节能标准,这就是典型的德国制造。”汉堡驻上海联络处首席代表安克先生这样评价“汉堡之家”。作为世博会汉堡之家的负责人,他全程参与了汉堡之家在世博会的建造任务。

  高科技不如巧设计

  汉堡之家的原形脱胎于德国汉堡新城区“港口新城”沙门码头的H2O大楼。港口新城曾经是汉堡弃置不用的老码头,其间仓库林立。2003年,汉堡市政府决定重新开发这片城区时,给它的定位是“生态城”,保留原来老仓库城的历史建筑,同时引入新的环保建筑和生态城区的设计理念。H2O大楼作为环保节能的“被动屋”建筑,便是其中的一个典范之作。

  当汉堡市考虑在上海世博会建造“被动房”时,提出设计方案要按照上海当地的气候条件来建。汉堡冬天比上海寒冷,夏天却没有上海炎热。H2O擅长对抗严寒,但却不擅长挑战酷暑。上海的酷暑季节,阳光暴晒下的温度将近四五十摄氏度。德国设计师们为此计算出“坐南朝北”的设计方案,用挑出的悬梁设计来阻挡一部分阳光,在建筑表面留下阴影,减少热量吸收。

  这完全打破了传统的中国建筑坐北朝南的观念。而这一设计并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产物,而是出于对环境、环保和居住需求的整体考量。

  这种整体的设计方案在汉堡港口新城的建设中得到充分展示,诚如安克所言:“自从1988年德国达姆施塔特大学(Darmstadt)的Wolfgang Feist教授制定了‘被动房’的标准后,德国已经有二十余年的实践经验。在汉堡的港口新城,每栋‘被动屋’都会因光照强度、临水距离而在设计、建造方案上有所差异。”

  除了采用一系列保温材料和气密材料来保持室内恒温,“汉堡之家”对进门的要求也构成了恒温设计的重要因素。馆内工作人员分守在两道玻璃门边,人进入室内后马上关闭第一道门,之后再开启第二道门,切断与外界的“热交换”,一旦室内人数超过250人,恒温调节系统将无法继续保持室内温度,此时便要采取限制人流措施。安克对此的评价是:“设计中技术条件是一个因素,人在使用中严格按照规范行事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这是设计师整体考虑的出发点,因此与建筑相关的任何一个因素都不能疏漏。”

  图百年基业,不图眼前方便

  “汉堡之家”的另一个设计要求,是规定采用最好的建筑材料。“我们在‘汉堡之家’的招投标中首先看的是质量标准,其次才看报价,因为报价低也可能预示着达不到建造的质量标准。” 安克说。

  “汉堡之家”的窗户采用三层密封玻璃,每层玻璃之间充惰性气体,可以很好地保持室内的温度。生产这一玻璃的是德国一家家族企业,历史长但规模小,没有什么出口经验,在玻璃领域却最专业。由于没有出口经验,玻璃公司发来的样品总是被卡在海关,汉堡驻上海联络处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去解决问题,因为这家德国企业承诺可以为玻璃的质量承保百年,并且,这是整幢建筑保持恒温的关键因素,安克解释说:“我们不能随便买个三层玻璃,必须严格按照需求来采购,否则达不到设计要求。”

  为了把“汉堡之家”建成永久性建筑,德国设计方采用了最好的建筑材料,为此总造价达到420万欧元。如果是面积、结构相当的普通建筑,造价大约在150万~200万欧元。设计方反过来算这笔账——“汉堡之家”在未来几十年节省下来的能源费用也是相当惊人的,而且,由于在初始建造时即采用最好的材料,建筑在未来很久一段时间都无须维修。安克称:“在德国,被动房的建造成本是比普通房高一些,但从长远环保节能的角度看,人们都更乐意眼前多投入一些,为的是百年基业。”

  有板有眼,一切按规则行事

  在德国,建筑工人拿到图纸后会很严格地按照图纸的要求来施工。如果发现设计图纸中规定的材料用完了,工人也绝不会采取所谓的灵活变通措施,拿其他的材料来代替。这种有板有眼的做事风格,首先要得益于德国双轨制的职业教育体系。一般一个学生在十六七岁决定不上高中时,他会选择进入工厂实习。德国政府规定,企业有责任接收这些学生,并且这些学生每周有2~3天在正规的职业学校接受理论教育,直到三年后方可毕业正式上岗。在这种职业教育体系中,工人的理论和实践知识同步发展,他们不仅了解业务,同时也知道工程师和设计师的设计意图、背后的理论框架,因此,在实际作业中能够深刻理解图纸的要求,讲究作业规则。

  此外,德国的员工一般在一家公司工作很久,把公司视为自己生活中重要的部分,珍惜公司的声誉也是珍惜自己的工作机会,因此会对参与的工程项目竭心尽力。

  “‘汉堡之家’的关键还是工人严格的工艺水准成就了这一建筑设计。” 安克认为。德国在建筑工程施工中,受过良好训练的工人会把项目从头做到尾,每个工人的职能分工也都非常明确,有自己擅长的技术领域,比如做屋顶防漏、做房屋气密。

  与之相比,中国的建筑工程队往往把工人招来后培训一两天就上岗,做完一两个星期后就赶往下一个工程,建筑工人“灵活”地同时做几个不同的项目和工种,对设计师的设计意图了解不深。即便工作不复杂,但是再好的设计遇到理解有误或是执行不力,也达不到设计效果。

  此次“汉堡之家”的施工方是中国公司,由于“汉堡之家”对气密性有严格的要求,门窗的安装要求可谓苛刻。德国监理方首选对中国工人采用了培训先行,让工人了解整体设计的理念,讲述房屋气密性的重要性,在施工时要注意哪些要点,包括他们会做怎样的检查。由于培训到位,实际操作中,工人在窗户上贴密封胶带时,知晓设计规范格外注意按图纸施工,也不轻易地“灵活变通”,最终达到了设计要求。

  “汉堡之家”在建筑完工之后,监理方为检验密封性,在室内喷上一些有色气体,看是否会从窗户缝隙泄漏,对工程的质量要求达到了极致——这就是Blow Door Test。

  这些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事,关键看用不用心做。但往往简单的小事处理不好,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让安克觉得颇为有趣的一个思考是,德国人做任何事都严格按照计划行事,中国人也有书面规划,但一遇到困难就会改变计划。同样注重实用,德国人一板一眼的实用哲学与中国人灵活变通的实用哲学,到底哪个更好,安克觉得这点很难说。



精彩图片
长沙拟规划9条城市绿道 将
2012香港环球资源展:迈乐
蓄势勃发争一流(上篇)
“南山板块”论剑“跨越一
宏府麒麟山小户型 享受生
新墙门发布绿色宣言 3月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