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规划咨询 > 城乡规划 >

特色小镇崛起是城市化下一站

更多

  盖房、卖房,这种简单粗暴式房地产业在内地已逐渐成为过去,内地房地产业转型升级正在加速。不同于过去的多元化转型策略,建设特色小镇正在成为内地房企转型的新方向。碧桂园、华侨城、绿城等一批领先房企正在打造中国的“小镇计划”,探索用“造城计划”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

  特色小镇是什么?

  世界上有许多著名的特色小镇,有旅游观光型的小镇、历史文化型的小镇,更有度假休闲的小镇等,这些小镇或以自然、人文景观引人注目,或以环境宜人、休憩养生让人驻足。

  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这样定义“特色小镇”:“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特色小镇”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可见,“特色小镇”,已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小镇概念,而是一个集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之功能于一体的一个新型聚落单位。

  不同于日常所言的“小镇”,“特色小镇”,很显然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是以产业为核心;以项目为载体;生产、生活、生态相融合的一个特定区域。

  特色小镇,既称“小镇”,应该有多“小”?

  特色小镇以不大于10平方公里、10万人口为宜,一般不超过3至5平方公里和3至5万人的镇及产业集聚区为主。

  特色小镇的特点

  特色小镇是产业之镇

  特色小镇,首先是产业之镇,是一个产业的空间载体。特色小镇的打造,必须与产业规划统筹考虑,小镇的繁荣,也必须要有产业支撑。

  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与现有的产业集聚区、产业园区不能混同:从产业本身来看,特色小镇所承载的产业,如云计算、基金、互联网创业等,更具创新性,而且需要以新理念、新机制和新技术、新模式来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这与产业园区的一般性集聚是有所区别的——将体现更强的集聚效应和产业叠加效应。另外,特色小镇,还承载了除却产业以外的文化、旅游等其他功能。

  特色小镇是文旅空间

  特色小镇,不仅仅是产业的集聚、融合,其地方文化、休闲文化的魅力,也将是特色小镇的重要元素。特色小镇的文化特色,要注重结合地域文化特色,挖掘文化内涵,形成小镇个性文化,并将这种小镇文化植入小镇建设的各个层面和领域,从而增强企业与居民的文化认同感。

  特色小镇是宜居之地

  特色小镇的建设,应是高标准规划、高起点打造,无论是环境设计、建筑外观、功能布局、能源利用,还是生活设施、现代服务,都应从现代化、人性化的角度着手建设,改善居民生活环境,提高生活品位,既能吸引和满足小镇居民工作和创业的需要,也能使其感觉小镇生活的舒适和自在,增加对小镇社区的心理归宿感。

  综合来看,特色小镇上述四个功能的叠加融合,才是特色小镇的应有内涵。这四个功能不是简单地相加,而是融汇于一体,优质的产业是小镇立镇之本,文化是小镇之魂,旅游是小镇之美,社区是小镇之生,只有这四位一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特色小镇。

  如今业界已经达成共识的是,中国房地产已经历了两个大的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普遍的城市化,即从农村进入城市。第二阶段是大城市化,即房地产开发从全国城市进入到一二线核心城市。

  可如今随着各地地王频发,开发企业们又陷入了新的一轮迷惘。在2016年新一轮的高房价、高地价的盛宴背后,是前所未有的焦虑感。要么就是拿不到地,要么就是刀口舔血的去拍地王。

  业内有一种流行观点是,未来是大城市更新的时代。看看纽约、伦敦这些发达国家的核心大城市,都是进入到这个时代。这个观点没错,也符合常识。但这样的局势一旦到来,就意味着中国大多数房地产企业将退出历史舞台。稍有开发常识的朋友都会知道,如今在大城市做城市更新项目,面临的拆迁谈判、业态的腾挪、政府的规划审批都将无比繁琐,时间周期更为长久。最为重要的是,城市更新这样微小的开发量根本无法支持大规模房地产企业未来的生存发展。

  最新住建部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中国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增长率从期初的28%下降到期末的1%。同时中国前20强房地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20%。这样恐怖的投资降幅和大企业的分食市场,意味着大多数房地产企业都必将面临着转型或者出局的局面。

  面临着十三五的房地产局势,到底会如何?新形势下的中国经济地理局势,从海外的产业变迁和城市发展经验来看,中国下阶段的房地产市场主流趋势会走向何方?我们又该怎么办?

  核心城市的商业地产和住宅开发前景的不确定性都在增加,而从城市发展路径的角度看,核心城市向城市群发展的趋势明确,围绕核心城市周边的小城市或核心城市郊区的小镇开发前景较好。

  一 核心城市价格一波超越一波,地价超过楼价,几乎无以为继

  朋友圈经常被刷屏的新闻之一,就是某个区域又拍出了新的地王。从今年上半年成交数据来看,地王宗数、总价都创新高。尤其是二线城市土地价格涨幅惊人。而成交土地价格贵过周边房价,“面粉贵过面包“的现象更为普遍。

  根据CRIC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地王120宗,总价达到3189亿元。2016年上半年的地王宗数远高于同样地产热的2013年2009年以外,其成交金额更是远超去年。

  分城市地价的涨幅来看,15年至今的一、二线城市涨幅分别高达50%和70%以上,而三线城市相对较好,土地价格涨幅仅约10%。

  从总价前十的项目来看,比较其成交时楼板价与周边房价的比重,2016年至今的地王已经达到1.2。

  良好的经济增长背景、城市化、居民收入上升、国内外宽松的货币政策等因素带来了地产十余年的高速发展,关于未来房价走势,从来都是最热门的话题。房价是涨或跌,我们这里不作过多猜想,只是种种数据表明,一、二线核心城市无论从普通居民的消费承受能力还是产业布局上,其性价比都在降低。

  在近两年经济转型、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背景下,尤其是制造业等传统产业面临成本上升,盈利下降的困难境地,而不断上升的土地、房租成本使得盈利更加困难。一、二线城市的吸引力也将随之下降。

  对于普通居民而言:下图是近3年一线城市/二/三的住房收入比。一线城市的住房收入比远高于其它城市。这只是一个平均值,要是细看北京、上海、深圳的数据,还要远高于此。

  对于工商企业、地产企业而言:以零售为例,承载核心商圈重要价值的商业地产百货、购物中心表现持续低迷,高企的地价/租金使得实体经济难以承受。

  今年以来旅游市场异常火爆,在线周边游市场持续高增速,预计未来增速仍然在30%以上。扩展到整个旅游业来看,今年华侨城拟投资1200亿元打造天回、安仁、黄龙溪三大旅游名镇,万达拟投资550亿打造成都万达城等等,旅游项目的投资开发遍地开花。尤其是核心城市周边游小镇的开发热度极高。

  二 中国城市新地理:产业布局从大城市走向大城市带

  更进一步,从城市发展路径来看,产业布局其实是在逐步促进“大城市带”的形成。

  (1)麦肯锡城市群方法将中国城市分为22个城市群,每个城市群围绕1到2个中心城市发展,每个围绕在核心城市周边的小城市大约十几个到几十个。所有的卫星城距离1个中心城市不超过300公里,并且每个城市群的GDP都超过中国城市总GDP的1%。

  (2)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于北京召开。会议提到:“解决城市发展的关键所在是摒弃原有的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城镇化发展体系,而是要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科学规划城市空间布局,实现紧凑集约、高效绿色发展。要优化提升东部城市群,在中西部地区培育发展一批城市群、区域性中心城市。要强化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产业协作协同,逐步形成横向错位发展、纵向分工协作的发展格局。”

  (3)以上海为例,计划构建上海与苏州、无锡、南通、宁波、嘉兴、舟山等地区协同发展的“1+6”上海大都市圈,形成90分钟交通出行圈,突出同城效应。

  根据长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长三角城市群大中小城市齐全,拥有 1 座超大城市、1 座特大城市、13 座大城市、9 座中等城市和 42 座小城市,各具特色的小城镇星罗棋布,城镇分布密度达到每万平方公里 80多个。城镇间联系密切,区域一体化进程较快,省市多层级、宽领域的对话平台和协商沟通比较通畅。

  根据2013年建设用地总规模的统计数据,核心城市上海的开发强度高达36%,远超过法国大巴黎地区的21%,英国大伦敦地区的24%。因此规划提出,上海、苏南、环杭州湾等地区要率先转变空间开发模式,严格控制新增建设用地规模和开发强度,适度扩大农业和生态空间。规划对上海提出诸多要求:首先是严格控制上海中心城区人口规模,引导人口向郊区、重点小城镇和临沪城市合理分布,同时建设好卫星城。

  三 新兴产业兴起,现有产业经济无需向大城市核心区集中

  科技的发展为人们的生活、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科技的发展为产业提供了城市之间、区域之间更强的纽带作用,从而使产业在空间距离上的分散成为可能,同时也降低了成本。从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说起,我们来看看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的变化。

  最早的华尔街,是金融交易聚集地。像芝加哥的商品交易所、谷物交易所和期权交易所这些传统金融中心有大约5万名雇员,而现在,很多工作可以由电脑自动完成。

  在《更为虚拟化:阿尔.伯克利访谈》中,有这样一段话:华尔街即使还重要,也会变得越来越电子化。由于科技使人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所以华尔街将作为一个虚拟地点而不是地理实体存在,其价值将体现在投资家对风险的判断及经纪人的知识之中,有价值并值得支付的是关于买卖哪种证券的良策。

  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以及新兴产业的兴起,城市工商业集中于核心大城市的必要性在逐步降低。总结起来,说明了两种趋势:

  第一, 基础设施完善为核心城市转向周边城市,或中心城区转向郊区提供可行性;

  第二, 新兴产业留在核心城市/中心城区的必要性在降低。

  简单说就是,性价比的权衡。在核心城市承载能力有限的背景下,中心的价值变得越来越高,也就是工商企业、居民为此承受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城市中心的性价比也在降低。

  目前,国内经济正面临着二三十年快速增长之后的放缓,也是经济转型最为迫切的时间点,新兴产业将替代基础制造业等成为未来经济的重要载体。而新兴产业,如IT、金融、生物医药、传媒、设计类公司等等对于城市配套要求较低,可在核心城市周边布局,分散核心城市中心城区压力。

  从国外看,比如美国硅谷,是高科技事业云集的美国加州圣塔克拉拉谷的别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旧金山湾区南部;硅谷是高科技技术创新和发展的开创者,该地区的风险投资占全美风险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择址硅谷的IT公司已经发展到大约1500家。

  再例如,格林尼治是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小镇,面积很小,只有174平方公里,集中了五百多家对冲基金。单单Bridge Water一家公司就掌管着1500亿美元的规模。这个地方离纽约州坐火车35~40分钟。

  从国内看,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将借鉴“纽约、波士顿”模式,打造中国版“格林尼治”,重点打造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产业链,形成投资基金资产管理中心,弥补上海等地在服务中小企业方面的不足。小镇目前投资项目300余个,投资金额200余亿元,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资本集聚效应已初步显现。

  同时,私人汽车的普及,城市交通网络的不断完善,包括城郊地铁的开通、高铁线路增加缩短了城市及周边区域往来的时间成本,便利性提升。同时,郊区和小城镇相对较低的人口密度也提供了更好的自然绿化环境,提升生活品质。从上面的例子可见,国内的玉南山基金小镇的自然环境不用多说,美国的格林尼治基金小镇也在美国中央公园的附近。

  美国中央公园,离格林尼治小镇很近

  四 美国模式将会成为中国一、二线核心城市的未来

  整体上,美国三大城市群都由大都市、小城市、小城镇等不同层次的城镇体系交错构成。

  在城镇化进程中,美国整体统筹产业布局,打造大“都市圈”和“城市带”,依托大中城市,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构建多层次的城镇体系,形成了国际性大都市、全国中心城市、区域中心城市、小城市、镇等不同层次的城镇体系。

  从地区分布看,美国已形成了三大城市群: 1、波士顿——华盛顿城市群。 2、芝加哥——匹兹堡城市群。 3、圣地亚哥——旧金山城市群。这些城市带和都市区的形成,都不是靠无限扩张中心城市来实现城市规模,而是通过大批小城镇的集合来实现的,卫星城镇和工业区交错,共同构成大都市圈。

  从大城市/小城市,城市中心/郊区的分配来看:60年代小城镇兴起,人口和产业向中小城市聚集。

  美国的城市化分为三个阶段,农村向城市迁移、小城市向大城市聚集、城市向郊区转移三阶段。

  60年代,美国政府实行了“示范城市”的试验计划,开始对大城市中心区进行再开发,试验计划旨在分流大城市人口,加快发展小城镇。从下图可见,美国城市市区人口在70-90年代以下降趋势为主,同时,郊区人口持续增长。70年代,美国50个大城市的人口下降了4%,而这些大城市周围的小城镇的人口则增加了11%,中等城市的人口增加了5%。

  从人均GDP的指标衡量,目前我国的人均GDP和美国小城镇发展的阶段较为相似。

  由于中国各地区人均GDP水平相差较大,我们采用2015年各地人均GDP分别来对应美国时期,可以发现中国基本处于美国70年代以后至90年代之前,也就是美国人口由核心城市向小城镇分散,由中心地区向郊区分散的过程。

  从目前核心城市的人口、交通、基础设施压力等来看,向郊区小镇、向小城市发展的需求也愈加强烈。

  通过美国的城市发展路径梳理,和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看,未来几年城市化的过程中,预计人口将由城市中心向郊区发展。

  五 国家政策力推小镇模式

  今年以来,关注旅游行业的从业者都会注意到关于发展小镇的各项政策陈出不穷,有国家层面的大指导方针,也有各地对于旅游小镇建设的具体目标。总结如下:

  (一)国家政策积极推荐小镇建设

  在《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魅力小镇。

  在编制起草“十三五”规划纲要过程中,对“十三五”期间鼓励各地区培育发展特色小城镇进行总体安排。

  今年,发改委将选择1000个左右条件较好的小城镇,积极引导扶持发展为专业特色镇。

  2016年7月19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

  (二)各地纷纷出台当地小镇发展的各种规划

  六 大财团纷纷推动小镇转型

  近两年,各大房地产企业都将小镇开发作为转型的重点,有旅游小镇,有养老小镇,也有农业休闲小镇。宋卫平带领的绿城集团在小镇的开发上倍受关注,桃李春风、乌镇雅园都是业内争相学习的案例。万科的良渚文化村、随园嘉树在养老配套和细节打造上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其它类似华侨城、万达,旅游小镇的打造也是这些集团转型的出路之一。

  上月9日碧桂园集团宣布启动“科技小镇”计划,据了解,目前该集团已有三个科技小镇项目开动,分别是惠东稔山科技生态城项目、惠州潼湖创新小镇项目、惠州潼湖科学城项目。

  与碧桂园不同,绿城中国联席董事长宋卫平选择的是特色“农业小镇”。按他的设想,小镇距离上海、杭州等城市三五十公里,一个小镇需要三平方公里土地,其中两平方公里是农业,一平方公里开发建设,形成3万人的小镇。农业小镇最大的特点是对基础农业的规划,靠着小镇中房地产开发建设部分获得的收益,带动周边的农业改造,建成富有地方特色的大型农业基地,并将周边的农民转化为现代农业工人。未来5-10年,绿城将打造5-10个这样的理想“农业小镇”。

  华侨城集团则在“文旅小镇”发力,日前,该集团在四川同包括成都金牛区、大邑县、双流区三地政府以及成都文旅集团签署合作协议,拟投资1200亿元打造天回、安仁、黄龙溪三大旅游名镇。华侨城集团公司总经理段先念表示,将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在“文化+旅游+城镇化”模式下,让三座历史名镇焕发新的活力。

  为何房企转型会青睐特色小镇?除了行业利润下滑,寻找新的增长点之外,政策推动应是其中因素之一。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鲜明、产城融合、充满魅力的小城镇。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也表示,将强化对特色镇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支持,支持特色小镇提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等功能,并将选择1000个左右条件较好的小城镇,积极引导扶持。

  今年7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要通过培育特色鲜明、产业发展、绿色生态、美丽宜居的特色小镇,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强调建设特色小镇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政府重在搭建平台、提供服务,防止大包大揽,防止盲目造镇。

  根据文件,到2020年,全国要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的特色小镇。

  综上所述,人口、产业聚集从中心城市向郊区发展,从核心城市向大城市带发展可能是未来城市发展的重要特征,2016年,是房地产从核心城市向产业小镇发展的最关键的一年。



精彩图片
贵阳城乡规划展览馆26日金
城与乡:规划一体绘蓝图
昆明规划局长:商业商务办
宁波:打造现代化国际港口
张春贤:新疆全社会要树立
张宏伟:“容积率不得擅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