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专员”练好内功推项目

更多

  拿着自己的报告,卢闯和自己小组的成员在教室里围坐成一个圈,开始了他们这几天培训的例行“动作”实践课总结。“充分尊重孩子们的需求和想法,这就是我们开展志愿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组在这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针对前一天小组在实践课程上的表现,卢闯和小组成员对他们课程的完成情况还算满意。

  3月25日,卢闯和来自全国其他地区的56名学员抵达浙江宁波,作为全国1万多名项目专员的代表,参加由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举办的“共青团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首期项目专员培训班。3月28日下午,根据培训班的安排,57名学员到宁波市鄞州区长丰小学上了一堂“七彩课堂”的实践课,卢闯所在小组给六年级二班带来了一堂名为“爱在春天里”的艺术综合实践课,学员让孩子们根据诗来创作绘画,并把自己改编的歌曲和舞蹈教给同学们,还向班级赠送了足球、篮球。

  “课程刚开始时,把诗歌的4句分给了班级的4个小组,让他们进行创作活动,但是在课程已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忘记了坐在讲台两侧的两名同学,这是个忽略,也可以说是一个严重失误。”担任这节课主讲教师的罗金莉在总结中,特意指出自己这个“失误之处”,像这样对自己在实践课中得失的总结和反馈,在各个小组的讨论中都能听得到。

  “每个学员都会或多或少地得到自己在志愿活动中需要解答的问题的答案。”上午进行理论课程的学习,下午是实践课,这样的课程设置也让学员们感到课程在设置上具有科学性,很鲜活,且操作性强。

  知道孩子们想要什么

  其实在实践课的前一天,各个小组已经去过长丰小学。由于是第一次和孩子们见面,“关爱给力队”没有上来就做理论调研,而是在组长卢闯的带领下,和孩子们做起了“破冰”游戏。长丰小学师资力量有限,学校没有安排美术课和音乐课,在交流中,孩子们表达了对这些课的渴望。“很多孩子都说自己喜欢玩球,可是学校并没有条件给他们提供。”在与孩子们的交流中,卢闯和小组成员尽可能地记住他们感兴趣和渴望的东西,以便回去后为他们准备,并在第二天给他们带来,卢闯说,“我们都是用脑记,而不是拿着一个小本,因为那样会让孩子们很不适应,认为我们就是来问一问他们需要什么,记下来回去给他们买。”

  “要了解流动儿童群体的心理动力和特征,在志愿活动中,更要从他们的心理出发,知道孩子们想要什么。”培训期间,北京歌路营教育咨询中心陆晓娅在有关流动儿童内心世界和关爱工作意义方面的课程,给学员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之前大家都认为志愿工作只要去服务就行,因此,很多时候都是志愿者自己感觉孩子们需要什么,而没有提前近距离和他们接触,了解他们真正需要什么。”作为辽宁省盘锦市志愿者协会网络分会会长,卢闯管理着19个志愿者团队,而在以往的志愿服务活动中,他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在盘锦的一次活动中,卢闯带着团队成员,排练好了流行歌曲,拿着明星海报到当地农民工子弟学校初一的一个班上表演。可随着活动的展开,志愿者们发现他们精心准备的节目好像并不合孩子们的胃口,“志愿者问他们知不知道周杰伦、方大同,孩子们的回答是否定的,这样双方的距离感一下子就拉开了,表演只像是我们几个人的一台戏,孩子们并没有参与进来。”活动结束后,卢闯问孩子们想看什么表演,想要什么礼物时,孩子们的回答令他没想到:“想看大秧歌,想要一个喜羊羊的玩具,孩子们的想法是那么简单,可是我们却没有了解和实现。”

  袁小明也有相同的感受,3年来,重庆市电力公司建了100个“春苗之家”。由于公司对公益活动十分支持,作为公司团委书记的袁小明就经常组织青年员工走进学校开展捐赠活动。慢慢地,袁小明感觉到,只是单纯的依靠捐赠,不能满足他们真正的需要,而且每次只能捐赠给一部分孩子,这对于没有收到捐赠的孩子又是不公平的。

  “通过培训,自己也思考了很多,其实对于这些孩子的服务要立足于爱心帮助,心理关爱。”袁小明说,他打算培训结束回去后,组织公司的青年志愿者,带着孩子们去油菜花开的地方开展野餐和户外活动,“在充分尊重孩子们意愿的基础上,让志愿者和孩子们走得更近,一起感受生活。”

  交流中出灵感

  如何吸引更多青年参与到志愿服务中,并让他们真正理解志愿服务的精神和真谛,是学员们讨论中的一个关注点。作为一个下设45个基层单位,拥有5000多名青年员工的企业,袁小明需要调动青年志愿者的积极性。“现在的80后、90后年轻人的业余生活很丰富,工作又不轻松,要想办法来调动他们。”袁小明认为,“把青年志愿者的喜好和农民工子女的需要结合起来,既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志愿服务,也可以为青年志愿者创造摄影和沙龙的机会。”

  在袁小明看来,开始阶段在一定程度上满足青年志愿者的喜好,比简单的动员和说教好。“先把他们领入门,让他们在活动中逐步感受志愿活动的精神和意义所在,这样才会让青年发自内心地参与到志愿活动中。”在交流中,袁小明和另外一个国企的专员有了一个一拍即合的想法,“回去后我们都会和各自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商议,让每一个新入职的青年登记成为青年志愿者,并将志愿服务时间和次数作为新入职员工思想考核的一个指标。”

  “我们总是在说要加强各地的经验交流,但是如何能让交流真正成为拓展关爱行动的形式,我认为大家应该把各地区的的经验总结起来,再把各地市有亮点的工作进行提升并进行标准化的打造。”培训期间的交流让来自广东省青年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的黄咏霓感触颇多,对于其他地方在关爱农民工子女行动中的有益探索,她更多的时候是带着学习的态度去倾听。

  “这些好的做法往往是可复制的,只要我们及时总结,是可以在其他地区得到延伸的。”还在参加培训的黄咏霓,已经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收集广东省各地开展的一些有特色的活动,并准备一回去就将其汇编成册,发到广东省各地市的志愿者队伍中,供大家交流和学习。

  撒下志愿的种子

  “培训让我们真正了解到项目专员的定位,并系统地了解了关爱行动的各个环节。”卢闯现在已经开始策划,回到辽宁后,到全省的14个地市对地方项目专员进行培训,“以前只是做好自己的那一摊,没多想,作为项目专员,现在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和更多的人分享技能和经验,让他们掌握志愿服务的技能。”

  与此同时,卢闯对志愿服务的范围也进行着精心的规划:“一说到对农民工子女的关爱,很多时候是往学校里跑,其实关爱形式不仅如此。”卢闯正计划着把志愿服务的队伍拉到社区里,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合作,在生活上、家庭教育上为他们服务,并逐步在盘锦市建立起更广泛的“社工+志愿者”联动的社会服务体系。

  和卢闯一样,黄咏霓也准备带着自己所学到的东西,在广东省内开展专员培训。“一个志愿者团队核心成员的设计能力、资源整合能力、新媒体运用能力将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工作,很多地方对志愿者工作很有热情,但是还不够专业。”黄咏霓说。

  “很多文字上的东西,需要用行动去推广,推广后再凝练成文字,这样就会简单很多。”针对各个地方在志愿服务水平上的参差不齐,黄咏霓打算把在培训班上获知的“七彩课堂”的好做法,结合地方一些成熟的操作,整理成一个文案,让各个地方参照文案做,“当然如果你的团队在志愿服务过程中有自己的灵感,可以随时添加,让关爱活动更加丰富。”黄咏霓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还打算加强对新媒体的运用,建立志愿服务方面的微博体系,“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更大范围地传播志愿理念和志愿精神,播撒志愿的种子。”黄咏霓说。

  “虽然"春苗之家"是公司建起来的,但这个平台是对全体志愿者和志愿团队开放的,无论是社会团体还是政府部门,都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袁小明也在积极思考如何整合其他社会资源,让“春苗之家”里的志愿服务形式更加多样化,“以往我们更多的时候是捐东西捐钱,少有的深入课堂只能是为孩子们带来一些用电方面的知识。”袁小明希望日后能够联合教育、法制等部门,为农民工子女提供更多服务和关爱。

  据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负责人介绍,举办这次培训班,主要任务是为全国每个省区市团委培养1~2名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项目专员培训师,开发具有更大推广价值和更强普遍性的培训体系,推动各地项目专员等骨干志愿者培训工作广泛深入开展,为深入推进共青团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持续发展奠定人才基础。

  作者:陈鹏来源实习生)



精彩图片
走读广东:扶贫“双到”政
荣刚:完善管理与发展 争
刘芬:职来职往勇者胜
白领晒薪酬吐槽生活压力
正略钧策咨询公司:工程机
记者服务行:为求职者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