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 > 反腐 >

“腐败集体无意识”钝挫反腐利剑

更多

调查显示,目前公务接待问题严重,主要有两大问题:奢侈浪费和互相攀比。北师大专家称,在很多地方,一些领导70%的时间都花在酒桌上,体力和精力都出现严重问题,有的领导几天没饭局就馋酒。(3月27日《中国青年报》)

我若说,时下的中国已经进入“腐败集体无意识时代”,或许会招致诸多人的“棒喝”,认为我有主观臆测之嫌,“摸黑”社会,以偏概全,思想偏激。

但笔者想问,各位公务员,请扪心自问,你曾经腐败过吗?比如,你公款旅游过吗?你私用过公车吗?你公款吃喝过吗?我敢保证,敢理直气壮说“不”的,寥寥无几,凤毛麟角。

笔者还想问,各位公务员,当你公款旅游、吃喝,公车私用时,你是否认为自己是在腐败?是否为此内疚甚至有犯罪感呢?我估计,也没有!

另外,笔者还想问问那些普普通通的百姓,当你看到别人腐败而愤怒的同时,你羡慕吗?假如有机会公款消费,你会一身正气、凛然拒绝吗?我估计没有多少人敢于回答“是”。

瞧瞧吧!身为公职人员,经常腐败却浑然不觉,甚至嘴里吃着腐败饭、端着腐败酒,还“一脸正气”痛斥当今社会腐败的罪恶;而非公职人员,却普遍心怀“羡腐心理”,对此,我们能否说,时下的中国已经进入了“腐败集体无意识”时代?当然,假如有人想掩耳盗铃,或是心理承认嘴上不敢承认,那就另当别论了。

恰是在“腐败集体无意识”的现实语境下,一说腐败,人们的思想意识就出现简单“画像”,似乎不贪污腐败掉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就不算腐败,公款吃点、喝点算个啥!而对于落网的腐败者而言,往往将自己的落马归咎于“倒霉”——我腐败,别人也腐败,而且我腐败的程度未必比别人高,为何偏偏抓我?某官员落马后,就如此赤裸裸地说,反腐败像“隔墙扔砖头”,砸着谁就是谁,他只不过被隔墙扔过来的砖头正好砸中。

回头再看看“一些领导70%的时间都花在酒桌上”这则新闻,在现实中,看看我们的周围,一些公务接待中的一桌酒菜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一些领导每天像赶场般,一天吃喝N场,一年到头在家吃不了几顿饭……类似现象实在不算什么稀罕事。在许多地方,领导干部几天没有饭局就“馋酒”,工作没有精神,每天上班琢磨酒场,进了酒场,挥霍无度,乐不思“公”,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像这样的干部,哪有时间与精力,为公办事?

公款吃喝腐败为何难以治愈?有人将其归咎为根深蒂固的行政文化,认为靠几个文件无法将它清除;还有的人认为,各种规定执行力度、惩治力度不够使然。而笔者认为不是,其原因就在于整个社会陷入可怕的“腐败集体无意识”状态,国人对诸多腐败行为见多不怪,进而熟视无睹、浑然不觉。钝挫了反腐利剑。既然不将腐败看作腐败,何来自我抵制?既然对腐败“集体无意识”,何来惩治、约束和规范?所以,我们即便出台禁止“三公”消费的各类规定文件,往往会束之高阁,无人当真;即便“三公”消费大行其道,却少有人监管、惩治。如此,公务接待腐败焉能不成为痼疾?

最近,温总理强调,执政党最大的危害是腐败,腐败不除,人亡政息。温总理的这番话语重心长、振聋发聩,应该引起广大党员干部的警醒。其实,反腐,我们不缺制度与规定,唯独欠缺的是反腐的决心和信心。就如整治公务消费腐败,若想整治,也非难事。比如,将公务接待行为与费用公开透明化,不管哪个单位搞“三公”消费,一律对内对外张榜公开;改变“一把手”“一支笔”制度,报销签字,实行集体签字制度;实行腐败“零容忍”制度,公款私用、挥霍一分钱,将予以查处、追责,试问,谁还敢“腐败无意识”?

整治腐败、尤其是公务接待腐败,说到底,难就难在一些既得利益者,不愿也不想给自己“动刀子”,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反腐有难度,不过是一个谎言而已!



精彩图片
人民日报称腐败成越南国难
齐齐哈尔运用“云计算”开
淘宝反腐关闭首批9家店铺
中国足坛反腐案下周审结
湖南省农业厅原厅长程海波
晋公布13起干部工作时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