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管理 >

户口故事有你我的影子(组图)

更多

 

 

  2003年取消入户指标限制,以条件准入制代替“入城指标”2004年打破沿袭50年的二元户籍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划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2010年到2012年成都实现全域成都统一户籍,城乡居民可以自由迁徙2006年率先实现成都农民租住统一规划修建的房屋可入户2008年实现成都农民租住私人住房可入户,彻底打破由货币筑起的阻碍农民向城镇转移的

  一组反映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漂亮数据,让人喜忧参半。

  今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及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均显示,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镇化水平超过51%。在去年12月的“中国特色城镇化论坛”上,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会长李兵弟说,2010年中国城市化率是46.59%,而城镇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只有约33%,“这意味着有13.6%,即1.28亿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没有城镇户口及未享有城镇居民待遇”。

  这部分人被称作“半城市化人口”。他们已经离开乡村到城市就业与生活,但在劳动报酬、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许多方面,并不能与城市居民享有同等待遇,未能真正融入城市社会。

  带着明显“城乡二元分割”特征的户籍制度,几十年来将这些差异进一步放大。无数人的命运,因为一纸户口而改变。

  今年2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公布一年前已印发的《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通知》,提出分类明确户口迁移政策,再次让许多人产生新的憧憬。

  人们期待户籍制度这扇门再打开一点,不再将他们拒之门外。

  成都经验

  成都城乡居民今年可自由迁徙

  平等享有公共服务社会福利

  回顾

  9年来5次政策调整

  两年后,提起当时面对37家媒体“狂轰滥炸”的提问,担任发言人的成都市统筹城乡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秦代红承认,“确实紧张”。

  2010年的新闻发布会上,秦代红宣布成都市户籍改革新政策:到2012年,成都将实现全域城乡统一户籍,城乡居民可自由迁徙,享有平等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

  秦代红介绍,2003年,成都试水取消入户指标限制;2007年,成都市被确定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今年是大限之年,成都市户籍改革是否能实现目标,让成都市居民户籍自由迁移,使户口只成为个人信息载体,不再具有身份象征?

  记者走访成都市统筹城乡工作委员会相关专家和执行者,探究成都户籍改革。

  2003年起,秦代红投入成都市城乡统筹建设工作,参与制订很多具体方案。他还担任成都市效能办主任,两个身份让他分外忙碌。现在,成都市统筹委社会处处长刘礼是他的好帮手。刘礼目前负责成都市统筹委户籍改革具体事宜。2007年开始,他参与到成都市户籍制度改革中。

  总结成都市户籍改革历程,刘礼说,从2003年起,成都市先后进行了5次较大规模的户籍政策调整,力求改变城乡格局。那一年,刘礼是成都郊区一个乡的乡长。“我小时候就知道农民和市民的差别,农民只能种庄稼,市民享受粮食供应,在城里上班工资高。”刘礼说。这个曾通过高考“跳农门”的孩子,从此成为一个打碎户籍身份的改革执行者。

  2003年,成都取消入户指标限制,以条件准入制代替“入城指标”。对于这次试水,刘礼认为,这是政府为户籍改革实现“公平、公正”迈出的第一步。

  他介绍,2004年,成都再出新招,打破沿袭50年的二元户籍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划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2006年,成都率先实现本市农民租住统一规划修建的房屋可入户;2008年4月,成都实现本市农民租住私人住房也可入户政策;2010年,成都市宣布在2012年年底前,实现全域城乡统一户籍。

  在刘礼看来,每次改革都是一次大迈步,成都户籍门槛在一次次降低。

  效果

  城乡享受相同待遇

  成都户籍制度改革今年进入第10年,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虑。

  秦代红说,对于户籍改革,首先要从根本上认清问题所在。

  成都市决策层意识到,在城乡之间划下巨大鸿沟的并不是户籍制度本身,而是户口的种种附加值,诸如社会地位、收入标准、子女入学、劳动就业、医疗卫生、社会保险等。

  在秦代红看来,户籍改革有两条路,一是剥离添加在户口载体上的附加值,但这在现行体制下很难;二是逐步让所有人都能得到那些附加值,冲淡落差。成都市决策层经过谨慎研究,选择了后者。

  秦代红说,早有调查表明,城乡户籍享受的权利和福利落差极大:农村失业劳动者和进城务工农业劳动者,难以享受就业援助扶持政策;社会保险政策虽已惠及非城镇户籍人员,但他们享受的标准较低;城乡居民“三无”人员供养标准和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差距较大;城乡公共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这些都是症结所在。

  刘礼说,户籍改革,就需要逐步解决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问题。成都作为“城乡统筹实验区”,城乡统筹改革的思路与国家总体进入城市反哺农村、公共服务均衡化的发展阶段相吻合,是解决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试水,也是解决户籍改革的根本。

  “如果农村居民和城里居民享受的待遇一样了,农民有了医保、养老保险等,大家不就平等了?户口也就失去了它的特权。”刘礼说。

  农民可揣着土地产权进城

  2008年,成都实行租房也可迁移户口后,为让女儿在成都读书,成都农民陈有余将户口迁到成都市金牛区。

  “其实当初还是有顾虑的,我们是郊区,以后土地会很值钱。”陈有余说。

  “针对农民这样的顾虑,政府出台了一些措施。”刘礼说,为鼓励农民进城,政府事先就想到农民的利益。“农民财产权不清晰,财产归属没有受到保护,不敢轻易脱离土地。”

  2008年元旦,成都市出台1号文件,在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启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通过测量确权、登记颁证,每户农民都拿到了确认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属和宅基地权属的证书。“这是一项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农村产权制度”,刘礼说,这也为城镇居民下乡铺平了道路。

  成都市的统一户籍和自由迁徙,是否会导致大量原农业户籍人口涌向城市,让原本已经满负荷运转的城市更加捉襟见肘?

  面对质疑,刘礼解释说成都市早有准备:“居民有选择户籍地的权利。政府要做的,是解决基本公共服务待遇,让居民无论住在哪里都活得有尊严。”

  刘礼说,对很多农民涌进城里的担心,并没有发生。虽然政府已经将门槛放得很低,但一些农民还是有利益分析。

  意义

  秦代红和刘礼觉得,他们正在执行的户籍改革工作,有着重大意义:“延续近60年的二元户籍制度,已被公认是人为分割城乡,导致城乡二元化的根源,打破这项格局是必然的选择。”

  “不仅农村居民可以迁徙到城镇居住,城镇居民也可以选择到农村定居,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自由迁徙不再受任何限制。”秦代红说。

  “在技术上和费用上都具备可行性,”秦代红说,就业、纳税、信用、社保等,成都市各部门都有各自的一套信息数据,只要以身份证号码为标识,将全市相关数据信息进行整合,建立统一的公民信息管理系统,就能为户口自由迁徙打开通道。

  届时,成都将为全域500万以上的农业人口撕下“农民”标签,打开进城的大门。刘礼希望,“让户口还原本来功能,只是一个信息载体。”

  秦代红则希望,“让居民都生活得有尊严”。在他看来,所谓尊严,更像是一种权利:平等享受各项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事务。目前,全国对“基本公共服务”没有统一标准,于是成都进一步提出:“老有所养,学有所教,病有所医,业有所就,居有定所。”

  随着2012年年底大限临近,成都市的户籍改革仍在进行中。“究竟能不能实现,到时你再来问我。”刘礼笑着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整个成都市再无居民农民之分,将是不争的事实。

  让户口回归信息载体的职能

  成都户籍改革大事记



精彩图片
数字西宁,为精细化保驾护
户口故事有你我的影子(组
敲响希望的钟(图)
打造互联生活!联想乐Pad
德尔国际家居:内幕信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