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 > 资讯 >

学者质疑温州金融改革 称利益集团将侵吞民间资本

更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

  和讯网消息 5月3日,“从温州金融改革看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与规制”座谈会在北京大学召开,与会学者对即将推出的温州金改措施进行了强烈抨击,认为其方向没有抓住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甚至直言“最后会演化为利益集团侵吞剥夺民间资本的场面”。

  彭冰:法律上残留民间资本障碍

  彭冰认为,温州金融改革是个死局。“30年来改革最少的、保持封闭状态或基本没改的领域就是金融领域,不但没有开放还在加强封闭,因此就有了垄断封闭的民间融资乱象,在现有制度下,最后会演化为利益集团侵吞剥夺民间资本的场面。”

  从法律层面而言,彭冰认为残留民间资本障碍,企业之间禁止相互借贷,但金融机构则不同,而且高利贷从不区分商业和消费领域。“2004年利率部分市场化之后,贷款利率无上限。个人消费最典型的例子是信用卡贷款,年利率最高达60%。”

  “非法集资也是如此,打了这么多年仗,直到2011年才有了司法解释,并提出两个豁免:一是单位内亲友间不公开的借贷可以豁免,二是大部分用于生产且能全额退还的可以豁免。”

  彭冰指出,故意模糊法律是不适应经济发展的,必须有明确、专业的规则,只有突破现有的法律障碍,才能支持民间借贷。“温州民间借贷是自发的非常脆弱的秩序,必须从三方面的法律措施进行保护,一是遵守契约精神,二是用法规约束收债者,三是完善破产程序。”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邓锋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邓锋

  邓锋:放松限制是根本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邓锋则直陈,温州金融改革是伪命题。“为何只有温州可以搞?什么是金融?应该怎样改?讨论限制的放松才更有价值。”

  邓锋认为,按照现在的说法,温州金改最后只会变成了交易所设立而无金融改革。“什么是金融?允许原来不能开设的公司和交易所开设,银行向私人股开放,这只是开放融通功能,不是金融的本质。原来只有几家银行可以从事的事情,现在放大到更广范围,实际上只是进行二次分配,金融改革的关键在于融资要服务于产业。”

  “温州金改并不是民间融资的改革。民间融资没有正式渠道,才有了黑市和地下市场,改革措施推出后,原来不允许做的现在可以做了,比如私人借债、发行股票等等,但直到现在最大的问题仍然是高度垄断和限制,所以讨论限制的放松才更有价值。”彭冰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法学院合聘研究员、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法学院合聘研究员、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

  薛兆丰:温州金改缺失信用识别体系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法学院合聘研究员、北大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认为,温州两难两多,歪路容易正路难,当务之急是解决金融信用识别体系缺失问题。

  “两多是资金多中小微企业多,两难是投资难融资难,原因就是信息不对称、融资成本高。大树好比国企,中小微企业好比小苗,给一棵大树浇水容易,给大面积的小苗浇水就比较难,解决的办法就是建立信用体系,降低信用成本。”

  对于浙商的p-to-p即个人对个人模式,薛兆丰认为,每个有钱的人找到另一个有所需的人成本太高,应该走专门平台。“温州登记中心成立有什么好处?只是增加了成本、交易费用,甚至秋后算账,并不是降低成本的方向;贷款多用资产抵押的方式,可是中小企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资产抵押,因此建立信用体系,把工商、税务、法院、银行纳入信息共享才是根本;在没有对中小微企业进行减税的情况下就要求其透明,是‘正路不好走,滑向歪路’。”(全文完)



精彩图片
学者质疑温州金融改革 称
张曙光:温州金改的突破和
奔驰开启新阶段“金融大战
伦敦金融城受到金融风暴和
新兴网络贷款平台成热点
金融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