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 > 资讯 >

2万亿美元贷款伪装成投资转向何方?

更多

  摘要:中国部分银行将大量贷款作为应收款项类投资计入资产负债表的做法日益盛行,这种操作使其可以不必或较少地提留潜在损失拨备。这一做法引发对银行业暗藏危机的担忧。

  BN-RC385_CBANKS_J_20161206144654.jpg2014年,地处长江入海口的海门市打算建设一个保障房项目,并向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Nanjing Co., 601009.SH, 简称﹕南京银行)寻求约2,900万美元融资。

  据知情人士透露,南京银行乐于提供这笔融资,但未将这笔资金称为贷款。这笔钱被作为“应收款项类投资”计入该行资产负债表。应收款类投资属于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使得银行可提留很少的、或者完全不提留潜在损失拨备。

  银行对这种在中国盛行的会计手法并不避讳。南京银行第三季度应收款项类投资约为390亿美元,规模几乎与其贷款组合一样大,该行年利润已经攀升逾20%。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根据Wind资讯(Wind Information)最新可用数据信息的计算,截至今年6月,中国32家上市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总计2万亿美元,较2011年底的3,340亿美元大幅提高。

  这些应收款项类投资相当于这些银行美元贷款总额的20%,占比高于2011年底的6%。这32家银行的资产约占中国银行业资产的70%。

  P1-BZ484_CBANKS_9U_20161207100018.jpg

  应收款项类投资飙升显示出,中资银行是如何努力地维持信贷闸门开启,以支持国内逐渐放缓的经济。将融资交易归为投资而非贷款能够释放银行资本,让银行更容易为借贷者延长还款期限或发放新贷款。业界高管和分析师称,这种策略在中小型银行中尤其流行。

  在中国不断膨胀的、已达国内生产总值(GDP)2.5倍的总债务水平之外,应收款项类投资的盛行也产生了同步累积的债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主席尚福林9月份直言,银行表外业务和投资业务的快速发展实际上意味着隐藏的信贷风险,可能会影响金融安全。

  瑞银集团(UBS AG)的经济学家估计,在中国央行去年公布的最广泛信贷规模衡量指标中,漏掉了多达2.4万亿美元(合人民币16.5万亿元)的贷款,高于2014年所漏掉的7,120亿美元(合人民币4.9万亿元)。这些经济学家表示,产生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商业银行利用所谓的影子银行将贷款伪装成投资。

  11月份中国最高银行业监管部门发布规定草案,这些规定可迫使南京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实质而言属于贷款的投资采用更严格的会计准则。

  然而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一直不愿意采取过于强硬的措施,因担心此举可能冲击中国金融体系。2013年,中国央行收紧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曾引发一次现金短缺。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通过银行间市场来相互借款。

  中国央行曾想控制影子贷款,但却使一些商业银行和非银行贷款机构不顾一切的争夺资金。

  瑞银分析师Jason Bedford估计,如果中资银行被要求将应收款项类投资计入贷款,那么银行业将需要筹集高达2,120亿美元资金。这几乎接近2015年所有中资银行2,620亿美元的融资总额。

  因此Bedford称,他们预计影响银行资金状况的任何规定都会在数年内逐步推行,以避免对金融系统造成冲击。

  一些银行正显示出克制的新迹象。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计算,从24家已公布第三季度业绩的银行来看,投资应收账款总额大约为1.6万亿美元,较6月30日基本没有变动。

  不过,这个策略的好处仍然令银行难以抗拒。将贷款转为投资的法子帮助中国银行业继续为处境艰难的客户提供资金,包括那些手中库存太多的地产开发商以及地方政府设立的、负债累累的金融公司。

  中国顶级评级公司之一的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在6月份发布报告称,去年,洛阳银行(Bank of Luoyang Co.)和一些影子银行共同创造的贷款型投资中有将近90%被用于了为房地产开发项目融资。

  其中,多数项目都集中在郑州,这个城市也是中国房产过剩现象的缩影。洛阳银行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问题已初现:2014年,山东省小银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Evergrowing Bank Co.)手中一笔价值5.38亿美元的资产发生违约,这笔资金是恒丰银行放贷给一家投资公司的。

  据分析人士和恒丰银行称,该行将这些资产计入应收款项类投资,针对该投资的可能损失仅按25%的风险加权资产比率进行了拨备。假如该资产被计入贷款,恒丰银行将需要进行金额四倍于此的拨备。

  开始时,这一举动使恒丰银行的资金和利润增加。但上述违约使恒丰银行2013年所获净利润中的近60%被抹去。

  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之所以开始流行,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努力推动银行在利率方面进行竞争。政府的这一做法削减了银行从存贷利差获得的利润。

  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该行通过买卖国债成为中国国债市场的一个主要参与者。了解该行情况的人士称,由于该行最初是专注交易和投资的策略的,而之后监管的限制影响了其贷款规模的增长。

  这些接近南京银行的人士称,绕过此类限制是增加应收款项类投资的动机之一。2013年,该行成立了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Xin Yuan Asset Management Co.),这家公司成为南京银行将贷款打包为投资的主要合作伙伴。

  大部分资金都已流向类似于海门市的那些项目。2014年,南京银行向海门市城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Haimen Development and Investment Co.)提供了2,900万美元,这是海门市属下的主要融资公司。

  南京银行并没有选择向这家融资公司发放传统贷款,而是让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只2,900万美元的投资产品,年收益率约8.8%,随后,南京银行向自己的零售客户推广了这一投资产品。

  这一连串的安排帮助南京银行绕开了多种不同的贷款限制。由海门市所有的这家融资公司尽管负债累累,却仍获得一大笔资金。

  根据海门市城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其资产负债率高达60%,去年亏损超过1亿美元,意味着该公司是靠政府支持才得以维系。

  建造保障房背后的设想是让农民入住,这也是中国鼓励农民进入城市的整体规划的一部分。但就业、教育和医疗服务依然滞后发展。最近一次造访中,一半的保障房空置,设有公园的露天场所荒废着。

  BN-RC381_CBANKS_J_20161206144654.jpg

  由南京银行提供融资支持的海门市和南京市的建筑项目大部分空置。

  海门市城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称,这2,900万美元将全部偿还。这位管理人员未予进一步置评。

  南京银行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该行所有的经营管理与业务发展均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的要求。这家银行表示,该行重视全面风险管控,业务保持稳健较快发展态势,并强调该行在经营的过程中以风险可控和商业可持续为基础。

  南京银行以同样方式提供资金的其他项目包括与南京市隔岸相望的一个工业园区。据知情人士透露和《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这个工业园区以应收款项类投资的方式获得2,300万美元。

  尽管通往该工业园区和附近地区的一条新建公路满是塔吊,但看上去只有很少的企业或工厂入驻。该工业园区是对一个空置的工业区的扩建。

  附近一个建筑工地的建筑工人吴浩源(音)称,这个工业园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但他并未见到有多少企业。

  2013年至2015年,南京银行的资产规模增长近一倍,应收款项类投资也激增。今年前九个月,该行利润同比增长23%。不良贷款不到资产总额的1%。

  P1-BZ485_CBANKS_9U_20161207100026.jpg

  根据南京银行公布的贷款信息,该银行拥有充足的资本缓冲,银行也表示该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但是按照瑞银分析师Bedford的计算方式,如果把该银行全部影子贷款都作为实际贷款,则该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可能会低于监管机构要求的6.7%。一级资本充足率是银行最优质资本与加权风险资产的百分比。

  评级公司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在6月份将南京银行的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理由是该行在快速扩张后资本缓冲水平下降。标准普尔后来在南京银行的要求下撤销了其评级。标准普尔对南京银行一事不予置评。

  据接近南京银行的知情人士透露,无论是海门公寓项目还是南京工业园区项目,该行对相关投资都不感到担忧。原因是:无论这些项目是否具有经济效益,银行都预计资金能够得到偿还,因为这些项目均与政府相关。

  接近南京银行一位人士称,所有银行都在试图将贷款移至表外。他认同国内的普遍观点,即中国政府将永远站在国内银行背后。他表示,银行面临唯一的风险是主权风险。



精彩图片
大智慧并购加速扩张 强化
美“金融警察”屡遭违宪官
国务院通过小微企业金融贷
互联网金融的重点在于长尾
快讯:互联网金融概念走强
新闻联播报道91金融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