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焦点 >

国企“控股门”与奥凯“电缆门”异曲同工,陕西怎么了?

更多

  今年一名自称是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员工的网友,在网上发布了一篇名为《西安地铁你们还敢坐吗》的帖文,揭开了奥凯 “电缆门”事件的冰山一角。随着舆论的不断追根刨底,让国人惊愕的是,新成立的奥凯公司在没有一点业务经历的情况下,居然用劣电缆不仅能在地铁行业击败各类“高手”;而且在国内高铁行业也能“独占风骚”。国人急待揪出,让奥凯劣质电缆能如此顺利进入关系到国计民生安全行业的真正幕后推手是谁?

  无独有偶,今年3月1日《消费日报》在第二版刊登了接读者反映记者采访的一篇题为: (国企控股了“空壳公司”动机存疑) 的文章,曝光了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陕煤集团)控股陕西中昊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昊公司),即国企“控股门”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之嫌,动机令人存疑。第一时间中陕煤集团与中昊公司在西安当地封记者口未果,中央级新闻媒体刊出后,中昊公司又到北京花重金找“百度”封杀转载文章。

  该报道称,中昊公司在陕煤集团控股之前,也与奥凯公司一样是一个新成立不久,该公司自成立开始到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前,未做过任何业务,且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该公司还未按规定正常进行年检,并因此被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然而中昊公司第一单生意就攀上了陕煤集团这样的“国企高枝”。与奥凯公司有异曲同工之处。

  据知情人爆料,中昊公司是2010年7月30日年注册成立的,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到资金1000万元。法人代表郭峰在陕煤集团控股前,就抽逃了全部注册资金。2011年,中昊公司本以在陕西省富平县盘了一块地(实际并不存在),由于无流水、无业务的空壳公司,当然向银行申请不了贷款,所以中昊公司就想找国企合作,并找到陕煤集团。这样与该集团公司董事长华炜密谋私分国有资产或侵占更为确切。陕煤集团有关负责人士认为陕西中昊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郭峰在地方上有社会关系,能拿到项目。基于陕煤(集团)发展需要,就选择了与陕西中昊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开展房地产开发。投资510万控股合作开发。因没有土地开发权,中昊公司用陕煤集团的名义与富平县政府开发温泉河项目,富平县以矿产资源置换。“空壳”的中昊公司。实在无钱开发,陕煤集团又借款2个多亿让中昊公司完成了温泉河项目的开发。随后,富平县以低价把该县的非煤矿产资源拱手让给了中昊公司,中昊公司趁机掠夺他人的非矿产资源,最后集团还欠中昊公司近亿元。

  消费日报记者采访陕煤集团有关人士时,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中昊公司做了一个两亿多元的河道治理工程项目。这是一个需要垫资施工的工程项目,中昊公司是一个空壳公司,陕煤(集团)为这个工程垫资近两亿元,具体数字不详,也不知道这个工程是否能赢利,到现在也没拿到本钱,每年还要支付中昊公司几十号人运营的各种费用几百万元。这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经过这么摇身一变,陕煤集团垫资让“空壳公司”堂而皇之地成了占有了富平县49%的非煤矿产资源。这实际是掠夺他人非煤业的资源,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幕后推手,以数亿计、甚至数十亿计的国有资源,何以能顺利的流入像中昊公司这样“空壳公司”呢?

  当消费日报记者对陕煤集团控股“空壳公司”动机存疑之文章曝光后,并没有像奥凯“电缆门”一样引起社会的关注和有关部门的重视。在奥凯“电缆门”事件不断“发酵”地情况下,中昊公司专门派人携巨款专程进京找到消费日报采访记者“灭火”,并给记者送去十万元地“封口费”。



精彩图片
“校企融合开启双创新业态
中国政府早就知道了新加坡
美电磁炮战舰下水在即 评
中国汇丰制造业数据提振澳
卫计委:去年职业病九成是
缩减规模成为焦点 美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