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科教 >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的民族差异研究

更多

  文/王东洋

  摘要:基于青海贫困县农村小学生成绩的民族差异发现,少数民族学生的成绩显著落后于当地汉族学生,其中藏族不仅显著落后于当地汉族学生,而且显著落后于回族学生。本文就农村留守小学生教育过程之中所出现的现状问题展开了具体的分析与探讨,同时提出了相关策略。

  关键词:农村教育;少数民族;健康;教育;民族差异

  前言

  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民族政策的落实,我国少数民族教育事业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教育规模不断扩大,教育质量显著提高。但是与全国教育的总体发展水平相比,民族教育仍然相对滞后。少数民族和汉族相比,初级教育阶段的入学率差异已经基本消除,但是教育过程小学生的学业成绩仍然落后于汉族。

  一、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的民族差异现状

  少数民族学生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完成率低于汉族,小学毕业升入初中的入学率只有汉族学生的68.8%;少数民族小学生仅占全体学生人数的4%,显著低于他们在全国人口中11%的比例。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较汉族小学生存在较大差异,主要体现在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缺乏家庭教育;缺乏家庭关爱,性格发育不健康;监管不力,不良行为多;生活习惯差,人身安全缺乏保障。

  1.缺乏家庭教育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的临时监护人大多是祖辈,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也有的是亲朋好友,如姑姑、大伯等。在现代教育中,隔代教育本来就不提倡,那是因为祖辈过分溺爱小辈,他们的思想观念大多已跟不上时代的节奏,文化程度和教育方法明显落后,再加上年龄大的人体弱多病,对小辈的教育基本上是力不从心。而姑姑、大伯们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是家中的主要劳力,既要承担繁重的农业劳动,又要料理琐碎的家务劳动。有时自己的小学生都没有精力教育,哪还谈得上去教育别人的小学生?能管好小学生的吃住已经是不错的了。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缺乏家庭教育是导致其学习成绩不佳的直接原因。据有关部门调查统计,监管人中不关心小学生学习的占3l%。

  2.缺乏家庭关爱,性格发育不健康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和城市小学生一样,正处于生理的发育期、性格的形成期,此时的他们心理逐渐从天真走向成熟。在这关键的成长过程中,家庭应给予其更多的关爱,关注他们细微的生理和心理变化,及时疏导他们内心的困惑,这样有利于他们形成健康的性格,而外出忙于赚钱的父母鞭长莫及,有的甚至为了省钱几年都不回家看看小学生,父母关爱的缺位让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迷茫的心得不到交流和引导,孤独感左右着他们,他们渴望亲情、渴望关爱、渴望沟通,但长期得不到满足,久而久之,一些小学生性格会扭曲,导致他们内向、孤僻、自卑、任性、冲动、多疑……一系列的心理问题接踵而来,性格发育的不健全将直接影响他们的一生,对社会和家庭的危害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进行的问题调查显示:有23.2%的小学生出现不同程度的顽皮任性;有1O.2%的小学生因父母不在身边,性格变内向;有11.7%的小学生不愿与人交往。

  3.监管不力,不良行为多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在缺乏家庭教育、学习成绩不佳的情况下,多数会对学习不感兴趣,导致成绩越来越差,对自己越来越没自信,出现厌学甚至逃课现象。这时监管的祖辈或亲朋联合外出务工的父母若及时制止,正确引导,还可以亡羊补牢,可惜大多数监护人由于种种原因,忽视对小学生的监管,有的等到小学生不回家了才四处寻找,最后在网吧、酒吧、游戏厅等小学生不该出现的地方找到他们,到此时家长才知道他们已经逃课多天了。可见家长对小学生的监管是多么重要,现在的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普遍存在监管不力的现象。据桂林市妇联对300名小学阶段的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有41.1%表示自己违反过学校纪律;有29.2%表示自己有过打架行为;有9%表示自己有过偷盗行为。

  二、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的民族差异原因分析

  统计结果显示,西部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教育支出总体上并不存在显著的民族差异。但通过对支出各项做单因素方差分析发现,由于民族不同,各民族学生在可控性弱基本教育支出项目存在极其显著差异。具体表现为回族与哈萨克族可控性弱基本教育支出数据远远高于汉族与维族,这说明“新机制”的实施大体上消除了由于政策引起的教育支出差异,但在可控性弱教育支出项目中仍然存有教育不公平现象。随着“新机制”进一步实施及“两免一补”资助政策的稳步推进,《少数民族事业“十一五”规划》中有关义务教育的部分教育目标已基本实现,少数民族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因无法负担学杂费、课本费等主要支出而造成入学难的问题已逐步得到解决。但在可控性强扩展教育支出与可控性弱基本教育支出等项上依然存有较为严重的教育不公平现象,造成该项教育支出差异的直接原因是伙食费和交通费。

  西部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教育支出总体上已消除了民族差异,只是在可控性弱教育支出项目中仍然存有教育不公平现象,具体表现为回族与哈萨克族可控性弱基本教育支出数据高于汉族与维族。不同的区域经济状况、教育资源分散以及宗教文化社会传统等因素都可能是造成教育成本扩大的影响因素。

  1、学生小学基础性学习较差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该镇政府所在地的学生辍学率绝对小于其他村庄。这不仅仅是地域和经济上的因素,真正的原因在办学条件和办学效益上。镇政府所在地一般是中心小学,拥有雄厚的师资力量,规范的办学条件。而边远的地方,师资力量相对薄弱,办学条件相对较差,几近“放羊式”教学管理。这种办学条件上的客观差异,直接导致了各小学教育教学水平的严重失衡。但是幼儿园毕业后,这些来自各幼儿园的综合素质有着绝对差异的新生,却硬被拉到同一起跑线上升入一年级,编在同一个班。加之一年级教师对这种现状未能很好探究,采用分层教学的方式,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因而,边远地区的学生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此外,小学在学校管理模式上的强烈反差,使得部分学生在学习上和心理上,都对新学校产生强烈的不适应性,辍学的念头便由此而萌生。

  2、家长不愿意在子女的教育上投资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有50%以上的家长认为教育投资和所获得的教育回报不相协调,当前的教育投入显得不那么值得。投资意味着把个人的金钱、时间和精力资源都投入到你预期有利润,或者有令人满意的回报的事物中去。子女教育是家长利用自己的资源进行的一项持续时间较长而又极具风险的投资。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农村学生家长的教育价值观带有显著的经济性特征,他们希望自己的经济收入与受教育程度要成正比例关系。再加上现阶段我国正处于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特殊阶段,科学合理的分配机制还不够完善,效率与公平的关系还不够协调以及市场经济缺陷性的现实存在,便出现这样一些人,虽然他们科学文化水平不高,但或凭一技之长,或凭裙带关系等也走上了致富之路。由于这些现象的客观存在,致使有些家长片面地认为考上大学也不一定就能谋求一份稳定的职业,一份满意的收入,还不如早点走上社会习得一门谋生的技术。所以受经济所惑,“新读书无用论”思想又开始占据一些人的头脑。正是学生和家长的这种心态,使得相当一部分农村青少年对知识的追求感到淡漠和绝望。

  3、家长缺乏科学的教养方式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大多数的时间都生活在家庭中,家长以其自身的言行举止随时随地教育影响着子女,这种教育对孩子的生活习惯、道德品行、谈吐举止等都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家长刚柔相济的教育方式、合理适当的期望值能充分激发孩子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成为其学习的巨大动力。但笔者在调研中发现,虽然绝大多数接受访谈家长都对子女的学习抱有较大的希望,但由于相当部分家长文化程度较低,不仅对子女学习基础、智力水平等缺乏深入的了解和正确的评价,而且缺乏科学有效的家庭教育方法。他们平日因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孩子的学习、生活和心理,关心更多的也只是子女的学习成绩和考试分数。这极易加重子女的精神负担和学习压力,使其在长期的学习过程中容易产生挫败心理和失望情绪。也有的家长过于苛刻,不顾孩子的想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规划孩子的人生和未来,如果达不到他们的满意,便会严加惩罚,甚至拳脚相加,这种现象更是极大地造成了孩子的逆反心理,进而产生厌学情绪和辍学念头。

  4、农村家庭结构的特殊性

  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家庭结构的特殊性表现在留守子女、独生子女与单亲子女家庭。家庭结构的不完整、教育方式的不科学、生活环境的不健康等等因素使得他们无法享受家庭的温馨、亲情的呵护。调查发现,留守少数民族小学生群体在Z镇已相当普遍,尤其在边远农村特别突出。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大规模转移,但受到恶劣的住房条件、高昂的借读费用、语言沟通的障碍、交通安全隐患等诸多条件的限制,大部分农民工在自己进城的同时却无力解决孩子进城接受高质量教育的问题。于是他们只能选择将孩子留在了农村,由老年体弱,文化水平低的老人看管,自己却无法担负起教育管理孩子的责任。祖辈囿于精力有限、文化水平的低下以及教育观念落后,对于留守儿童的学习缺乏科学合理的安排和管教,不懂得帮助孩子有计划、有条理地安排家庭学习任务,对于孩子的家庭学习也缺少监督和辅导能力,难以使他们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农村很多留守儿童因祖辈管教不力,在学习上放松自己,将课余时间耗费于电视、娱乐,甚至沉迷于录像、网吧,荒废学业。此外,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家庭结构类型,即独生子女家庭。丰县也是如此。这种“421”家庭模式越来越多,渐渐成为一个社会热点,更是一个社会痛点。六个成年人围着一个孩子转,在成长中没有环境让他们分享,父辈过度的溺爱、物资条件的富足和兄妹亲情的缺失使他们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很强,极易形成自私自利的性格。调查中有任课老师举例说:“就比如换座位。有的同学坐上了一个他自己觉得很好的座位,轮换的时候就不愿意让出来。‘我就要这个座位’。”在家里,他们习惯了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不自然地就将这种任性、执拗的脾性带入了学校生活。此外,家长过分的照顾和保护,使得孩子养成严重的依赖心理,意志薄弱,缺乏独立性和社会适应能力。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一点点的困难便叫苦不迭,停步不前,并渐渐滋生厌学情绪。

  三、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的民族差异存在的问题

  1.资金缺乏,教学设备落后

  近年来,中央加大投入义务教育经费,但离义务教育事业的基本需要仍有相当大的差距,经费投入不足仍是突出问题。相关调查表明:在一些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不仅财政预算内基本没有安排公用经费,连杂费收入也常被挪用于发放教师津贴、补贴和改造危房、偿还债务等,导致一些农村小学无法正常运转;仍然存在拖欠教师津贴、补贴的现象;“普九”欠债严重,有70%左右是因新建校舍和“普九”达标形成的。在西江,2004年教育“两基”攻坚工作已通过省人民政府的验收,共新增投入建校资金503.7万元,新增校舍面积8545平方米;小学生均校面积2.5平方米,生均图书4.2册。但结合上述个案分析,这些工作还很不够,学校设施的不健全打击了家长监督子女上学的积极性。

  2.师资力量薄弱,教师综合素质有待提高

  在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师建设任务艰巨,首先体现在小学教师数量不足,边远的民族地区情况更为严重,音乐、体育、美术、外语和信息技术教师十分缺乏.至2005年,青海全省尚有代课老师30000余名,“双语”教师有相当一部分是代课老师担任,教师缺口很大。在青海的贫困农村山区,仅有A小学于2006年秋季开设了英语课,但全校只有一名英语教师,且三到六年级的学生使用同一教材。其余四校均未开设.第二,教师的文化程度偏低。调查发现,农村小学教育依然以升学率为风向标,采取精英教育模式,以成绩中等以上的学生为主体,忽视甚至放弃那些成绩较差的后进生。此外,教师缺乏有效的教学形式,缺少创新型的课堂管理模式,传统填鸭式的教学方法很难引起学生对知识的兴趣和探索。由于教师教学观念的落后,无法提出适宜各个层次学生发展需要的要求,对学生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持怀疑态度。在平时的教学过程中,忽视学生的辛苦努力而获取的进步、缺乏与学生心与心的交流与沟通、抑制学生认真学习的兴趣和信念,打击学生参与的积极性,特别是对成绩差的学生,有的教师甚至采取体罚或变相体罚的方式对待学生,师生关系恶化。久而久之,使学生逐步丧失学习的原动力,恐学情绪悄然滋生,对学习的厌恶和抵制日盛一日而最终导致辍学。

  3.家长文化素质的偏低

  我国农村学生家长的文化素质与城市学生家长存在着较大差距。城市学生家长重视子女学习,对他们的培养不惜代价。很多农村学生家长从不关心子女的学习,以为子女上学后,责任也随之转移到学校。有的家长连小学生班主任的姓名都不清楚。还有一种情况,家长虽然关心小学生的学习,但受文化水平的限制,无力辅导和监督。

  4.学生生活习惯差,人身安全缺乏保障

  学习和生活是儿童的两大主要事情,培养儿童良好的生活习惯,确保儿童的人身安全是每个家长应尽的职责,但事实上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的父母难以做到这些,监管人又无暇顾及。小学生们在缺乏家长的教育和管理下,不会料理自己的生活,不懂得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好多农村小学生平时不讲卫生,身上脏兮兮的,蓬头垢面。女生到了青春期,面对生理变化茫然不知所措,别说是要求她们做好生理期的卫生工作了,有些女孩已是青春期了,还依然和未婚的叔叔、伯伯同睡一张床,这很大程度上面临人身安全的隐患和危险因素。还有些农村小学生患病了也不被重视,不能得到及时医治,种种现象表明,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生活习惯差,人身安全缺乏保障。据调查,该市目前有1200名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独自生活,他们年幼无知,对突发事件几乎没有应变能力和自救能力,使犯罪分子有机可乘。

  5.学校管理过于集权化

  笔者在访谈中发现,校长负责制在现代的农村小学中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贯彻实施。一方面,学校必须服从上级部门的统一管理,由上级部门安排配置学校的人、事、物等资源,而这种配置往往没有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进行科学的安排。另一方面,上级部门下拨的教育经费、资源非常有限,很难满足学校的实际需要,学校管理上受到上级部门过多的限制。这种现象被定义为“行政权力主导”下的学校管理。即“行政权力泛化于学校管理的一切活动中,它具体表现为组织目标的行政化、组织结构科层化、决策的权威化、执行的程序化、控制的规范化、反馈的形式化、标准的行政指标化”。这种管理模式使得学校管理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严重缺失,学校巨大的潜力难以被挖掘,进而导致学校管理层对学校的内部管理和长远发展有心无力。然而由于农村自然环境、经济发展水平、教育教学资源、学生文化素质等种种因素的限制,素质教育的发展受到严重制约。课程设置作为教学行为的起点和归宿,支配着教学活动的全过程,也决定了教学活动的成功与失败。合理的课程设置应充分考虑具体的学生特性、具体的教学内容和具体的教学资源,准确把握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取向之间的关系,提升学生整体素质的协调并进。

  四、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的民族差异问题的相关对策

  1.适当加大小学教师的工资待遇

  我们应该是适当的加大小学教师的待遇条件,实施西部计划等措施来吸引师资。就当前而言,我国当前农村的小学语文教师师资力量不足,教师的综合素质也不是很高,很大的一方面原因便是我国农村地区自然条件不足,教师的待遇还不足。因此国家以及相关部门应该在教师待遇等方面给予农村教师更大的优惠政策,鼓励更多的大学毕业生主动到农村地区任教,吸引他们投入农村教育事业。只有这样,才能够进一步改善我国农村地区的小学教育现状。

  2.适当加大农村教育设备的投入

  我国国家的相关部门应该加大对农村小学的多媒体教育教学设备的投入,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和合理分布,以保证教育资源的合理优化配置。适当购进更多的现代化教育设施和多媒体设备,进一步改善当前我过农村地区教育的硬件设施。只有拥有强硬的硬件设施,才能更好的利用现代化的教育教学新模式,更好的完成教学任务。

  3.加大对于农村语文教师的相关培训

  我们应该适当加大农村地区的小学教师尤其是语文教师的培训力度,让他们能够在日常的教育教学生活中,很好的利用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采用更为先进的教学方法来代替传统的教育教学方式。如果条件允许,还应该定期组织农村教师前往城市先进学校进行学习和培训。

  4.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

  教育实践告诉我们,爱是一种最有效的教育手段,教师关心和爱护学生,是开启学生心灵的钥匙,是照亮前进方向的灯塔,是沟通师生之间灵魂的桥梁,是凌驾感情鸿沟的桥梁。一个被教师热爱的学生常常是充满信心、奋发向上;一个遭到教师厌恶的学生,往往是自暴自弃、不思进取。因此,教师必须与学生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用爱去温暖他们,用情去感染他们,用精神的甘露去洗涤他们心灵的污染,增强他们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使他们慢慢融化心中的冰山,逐步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对于任何一个少数民族小学生,我们要结合他们的个性特征、心理特点、家庭环境、生活习惯和思想实际,选择和运用最适合的方法和手段,帮助他们把个人的近期、远期目标和班集体的奋斗目标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目标体系,坚持定期检查和督促完成,树立良好的班风、学风,协调好农村少数民族小学生个体和集体的关系,使他们再也不会有自卑感和孤独感,要割断他们与坏人的联系,保护他们的安全,要帮助他们补上薄弱的功课,使他们在课堂上坐得住、听得懂、学得走、有收获,同时要随时主动争取家长、社会的支持和配合,优化育人环境,形成强大的教育合力,从而达到转化农村少数民族小学生的目的。

  5.学校要努力建构多元化的教育新模式

  农村小学教育多元化的发展要求农村小学的教育应发掘每位学生隐藏的潜力,努力为每位学生提供公平的发展机会。这就要求教育要努力培养创造型教师,创造型的教师才能培养出有创造力的学生。创造的本质是新颖、是独特、是超越,是消化和否定已有的知识结构,把知识单元进行裂变和重新组合。国家在发展多元化教育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例如三级(国家、地方、学校)课程模式就是推进农村小学教育教学多元化的有利政策支持,要求教师要因地制宜地开发校本课程,注重学校教育环境的现实性和独特性,积极体现机智幽默的教学魅力,让学生在轻松、主动的基础上接受新知识。增设与农村生产、生活实际相关的课程,让学生明白读书不仅是为了升学,也是提高自身能力、建设美好家乡的需要,使学生能够在日常事物小学以致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资源配置要向中西部、农村、边远、民族地区和城市薄弱学校倾斜。继续花大气力推动解决择校、入园等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也强调指出“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完善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障财政拨款、学校建设、教师配置等方面向农村倾斜,改善农村学生特别是留守儿童的寄宿条件,提高农村义务教育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的生活补助标准,建立城乡一体化的义务教育发展机制。”特别是自2009年1月1日起,在全国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绩效工资,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同时对义务教育学校离退休人员发放生活补贴。这一系列的政策举措极大地鼓舞的农村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也为农村学校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我国当前基础教育资源配置失衡,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严峻的教育不公平问题,主要表现为区域差距、城乡差距、校际差距、阶层差距。其中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差距是资源配置差距的最终体现。由于基础教育资源在区域、城乡、校际之间的分配不均衡,导致出现优质教育资源和弱势教育资源。小学择校热便是其鲜明的表现。亚里斯多德主张“教育不应该作为家庭的私事,应该由城邦来组织、实施。”所以,政府要明确职责,实施教育补偿,确保教育资源均衡配置。教育补偿的实施包含三个方面:加大教育经费投入补偿,合理配置财政资源;实施教育弱势群体补偿,维护弱势群体权利;实现优质教师资源补偿,合理配置人力资源,促进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均等化。

  五、结论

  总之,目前我国社会所出现的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教育管理问题已经愈发突出,对此必须引起各方的重视与思考,学生是否能够得以健康成长离不开社会、学校与家庭及其自身多方面的共同努力。并且在不同的地区与西部学校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生所存在的教育管理问题还存在有一定的差异性,对此也就需要社会、学校与家庭能够拧成一股绳,共同发挥合力效应,将理论研究与实践现状相结合,积极探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文/王东洋

  参考文献:

  [1]陈立鹏,李娜.我国少数民族教育60年:回顾与思考[J].民族教育研究.2010(1).

  [2]洪岩璧.族群与教育不平等:我国西部少数民族教育获得的一项实证研究[J].社会.2010(2).

  [3]丁月芽.中国少数民族儿童心理与教育研究综述[J].民族教育研究.1997(2).



上一篇:中国用白菜价打败德国!打破垄断!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图片
中国用白菜价打败德国!打
打砸学校 谁该反思
英语教育低龄化引争议 评
甘肃山丹3年撤校7成 学生
战略性新兴产业2020年占GD
教育部拟规定学生论文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