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 > 民生 >

哀医者之多殇,叹民生之多艰

更多

  我是一个医生。这个理由足以让一些人挥舞着大棒直接抡过来,“披着白大褂的狼”、“丧失医德”、“白衣杀手”,你是医生你就有罪。最近爆发一系列的医患冲突,马上就有一批人又开始喊,砍得好,杀得好,就该给你们一点教训,看你们还敢不敢“谋财害命”…偶尔少数理性的声音,也很快被更多的吐沫星子淹没了。
  患者、医者:各有各的苦水

  想想患者也对。你说得了病容易吗?半夜三更起床排队挂号,熬了几天好不容易挂上专家号,进去以后不到5分钟给打发出来,正眼没看几下,话也没说几句,开了一堆检查,一交费就得上千。然后就是排队、预约检查,那帮收费的态度还那么次。出了结果找专家看看还得再挂号,要不是指着专家看病,早就把一堆检查单甩你脸上了。一些小病吃吃药解决了问题还好,一旦得了大病,卖房卖地,甚至卖肾卖肝。看病真TM贵,医生真TM黑啊!花了这么多钱,还没把病看好,尤其是还把人治死了,不打你杀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此处可置换为任意亲戚)?

  但是,医生也委屈啊!你说学个医容易吗?高中成绩名列前茅,高考填志愿了,“不为良相,则为良医”、“悬壶济世”,多么崇高的职业!脑袋瓜子一热,从上到下全填了医学院,大学里别人在花前月下,自己只有解剖生理。少则5年,多则11年,别人早工作挣大钱了,老婆孩子热炕头,自己还在吭哧吭哧啃医学大部头;好不容易毕业了,要进好一点的单位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工作后每天忙不完的病房、门诊、手术,还要熬资历、积学分、写文章、评职称,没有节假日,急诊随喊随到。找个同行结婚吧,都忙,谁照顾家里?找个别的行业吧,又怕不能被理解,难哪!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花的。要是收点回扣啊、红包啊什么的,肯定被人指着鼻子骂;工作上出了差错,或者没有差错被人投诉了,轻则扣工资、罚奖金,重则丢工作,甚至被打被杀。像王浩这样跟患者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成为泄愤对象的真是比窦娥还冤。

  患者对医生、医院诟病的还有一个是态度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跟在医生后面出一天门诊或者急诊就可以了。面对几十位患者,解答各种各样的问题,吃不上饭喝不了水上不了厕所,还得随时保持态度温和耐心细致,稍微着急就有人指着鼻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投诉你”,别说是人,机器也受不了的。

  在脆弱的医患关系中,一些媒体起了煽风点火的作用。现在部分媒体人是不是已经颠覆了新闻的“真实客观”原则了?为什么同样的医生护士,在SARS、地震、海啸的时候就是“白衣天使”、“白衣战士”,而一转眼又成了“无良医生”、“冷漠大夫”了呢?更有甚者,炮制出“八毛门”、“缝肛门”这种新闻的记者给我深深地上了一课,新闻还可以这样写。我能理解你们有压力,要抢新闻,吸引眼球,但是也不能罔顾事实,指鹿为马吧?

  医者、患者都觉得自己委屈。医患这些恩怨归根结底,就是“钱”的问题。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钱由谁付的问题。说起看病,十个人会有九个人会说,看病真TM难啊,看病真TM贵!其实要掰饬掰饬的话,在中国看病真的不难,看病真的不贵。这话不是我先说的,是一个卫生系统官员先说的,不过他被无数人骂得狗血喷头。所谓难和贵都是相对的。

  无数人歌颂美国的医疗体制,说在美国看病好,花钱少,医生水平高,态度好,如是等等。这样说的人估计大部分压根没有去过美国。在美国看平诊是不需要排队,因为都是提前几个月预约,医生每个半天只看几个病人,所以态度很好;平诊等不了那看急诊得了,对不起,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要么回家养着,要么等12小时以上开点药拿回家。这要是在国内,12个小时还看不上急诊,早把分诊台给掀了。再说费用,如果没有保险的支付,在美国随便一个病的费用都够得上国内“天价”的标准了。

  药价由流通环节推高,医院只是替罪羊

  老百姓在医院看病,花的钱其实分为几部分,一部分是诊疗费、手术费、操作费等,这是反映医生护士技术劳动的费用,往往是比较低的;另一部分是药品器械费用,往往占大头。就好比您去理发,结账时告诉您,费用总共1000元,其中35元是我们理发的费用,965元是给你洗头用的洗发水的钱。价格是谁定的?是国家物价部门,跟医院医生没多大关系。取消“以药养医”就能把医疗费用降下来吗?才怪!医院卖药只能加价15%,即使医院一分钱不加价,您可以看看能降多少。诸如“央视曝高药价产生内幕部分药品利润高达2000%”等新闻,只是有吸引眼球标题罢了。知道多少人在后面偷着笑吗?药监部门、物价部门、流通部门、代理商……医院其实是一只温顺的替罪羊!

  但现实情况是,对老百姓来说,看病确实难,确实贵,原因是什么?要知道,在我国,有一部分人看病一点都不难,也不贵。中国的医疗费用支出占GDP比例本来就在世界上倒数,其中有大约80%会花在这部分人身上,其他20%供大约13亿人分享,这对于一些大病重病患者只能是杯水车薪。我国没有合理的家庭医生和转诊制度,大家都一窝蜂往大城市大医院跑。这也难怪,谁都不是傻子,大医院水平高所以就人满为患了,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看病难”。

  说一千道一万,医者患者这点矛盾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其根源是钱的问题,其表现是信任的缺失。医者面对患者,每一个都视为潜在的原告,宁可多做检查排除少见情况,拒绝接诊急危重症而避免风险;患者认为医生给自己开检查、开药、做手术就是把自己当挣钱工具,于是拍照、录音、录像,以期“事后算账”。这哪是就医看病啊,简直就是斗智斗勇。有明白人想想,这样下去谁最吃亏?

  良好合理的医疗体制,才能保障人民安康

  虽然有谩骂、砍杀和颠倒黑白,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糊里糊涂。越来越多人开始反思我国的不合理的医疗体制。一个良好合理的医疗体制,要使社会绝大部分人能得到社会保障,看得起大部分病,不致因为疾病而一贫如洗;而医者能获得较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这样才能吸引社会精英人才来从事这个行业,才能促进医学的进步。

  然而,医改医改,越改越糟。归根结底就是分蛋糕的问题,本来蛋糕就不大,又有很多手往里伸,指望已经获得蛋糕的把蛋糕再吐出来跟练葵花宝典一样困难。如何将蛋糕变大,其实有现成的例子。引进社会资源办医院,台湾长庚医院是非常成功的范例,目前大陆医疗的种种体制弊端,如公立医院垄断、医患关系紧张、红包回扣、管理低效等,与台湾上世纪70年代的情况非常类似。但是,某些政策制定部门既想引入长庚医院动员社会资源,又担心公立医疗体系受到冲击,因此在政策上加上某些限制。这跟限制民间资本、扶持臃肿的国营企业何其相像!如果既不增大投入,又打击民营资本的积极性,靠拆东墙补西墙,必然是换汤不换药。

  最近十几年来,医务人员被杀或重伤的案例,有几百个。作为医者,可以理解如今的社会充满了戾气,各行各业充满了仇恨,医患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也可以理解生病的人的脆弱,很多人因病而致穷困潦倒、家庭残缺、亲友疏远、社会歧视,当他们寄仅有的生活希望于医生却破灭的时候,所有的身体、心理的痛苦,对他人和社会的失望就转化为对医生医院深深的仇恨。

  但,医者也是人。其中也有坑蒙拐骗、作奸犯科者,但我相信,大部分医者的心是善良的,是愿意为患者解除病痛的。但是如果医者越来越成为高危行业,动辄被砍被杀,就会让原来坚守岗位的医者怀疑自己的选择而黯然离开,让本来被崇高的职业使命召唤进医学院校的优秀生源望而却步,让你我真正的共同敌人疾病,在阴暗的角落里无情的肆虐。

  最后,以来自网络的一首诗作为结尾吧(原作者不详,在此致敬):

  人的生命,如此脆弱

  我为医者,如飞蛾投火

  笑对死神,常擦肩而过

  如果有一天

  因为我的失误

  你与这花花世界匆匆作别

  天堂里一定要原谅我

  或托梦与你无知的家属

  放弃对我无礼的诉讼

  使我来世

  还有从医的勇气

  假如世界上没有我

  辛勤而枯燥地工作

  哪不会改变什么

  但假如世界上没有我们

  辛勤而枯燥地工作

  你的后代子孙

  只有无奈面对

  嚣张的死神与病魔

  (作者系医学博士,毕业后进入北京协和医院工作)



精彩图片
评论:文化体制改革 造福
爱宠物,不要“爱宠物教”
“大学生争当保姆”,算不
强种苹果,从麦苗到苹果有
河南规划试点开放低空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