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 > 网评 >

新华网评:东莞怎么了

更多

  东莞,东莞!
  马年春节后,引爆国内新闻与社交媒体的重磅话题是有所谓中国“性都”之称的这座南方城市。
  东莞的这个标签由来已久,且中外皆知。
  几年前,一部风行网络的小说《在东莞》曾让当地警方为了“扞卫”这座城市的形象大动干戈;而这个城市的英文名也早已登上了西方主流媒体,不是因为它是中国的制造业重镇,而是因为那个别名。
  因此,周末央视关于东莞色情业的报道实在不能算是真正的曝光,但这还是引起了躁动。
  不知是否恶搞,在矛头指向媒体“重口味”报道声色场所的同时,网络和社交媒体上“东莞挺住”的呼声不绝于耳,由此引来网友戏谑:“东莞地震了?”
  这是怎么了?
  愤怒的理由之一是媒体的曝光侵犯了作为弱势群体的“小姐”。
  卷入查处行动中的那些女子听了这些打抱不平的话想必会感激涕零,但对“小姐”的同情不能遮蔽了对“老鸨”的憎恨,如果有人憎恨的话。
  中国历史与文学中不乏文人骚客与青楼女子的“粉红色回忆”,但书生般怜香惜玉的心态甚至用银子为红颜知己赎身的义气,想必解决不了这个群体的问题。
  与愤怒之声同时出现的,是卖淫合法化这种已经见怪不怪的言论。按照这一实用主义派别的逻辑,合法化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一些法律与现实间存在的某些尴尬的冲突,但是,能不能让那些女子摆脱弱势群体的命运,是个问题。
  即使卖淫可以合法化,似乎也很难“阳光化”。虽然被称为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但卖淫很难说是什么光彩的职业,而“笑贫不笑娼”只不过是某种说辞而已。退一步讲,即使有合法化那一天,估计那些主张合法化的人也不愿意敲锣打鼓地让自己的女性亲眷去从事这种合法营生;而纵使是在卖淫合法化的过去,骆驼祥子们肯定是宁愿小福子没有走进白房子的。
  还有一种说辞,认为“存在即合理”。即便如此,也让我们不要对这种“必要之恶”心安理得好么?
  坊间早有传言,说声色场所对东莞的经济贡献率如何如何,解决了多少多少人就业,等等。如此这般,东莞“娼盛”一时的背后,的确值得深挖。至少,在全国推行经济向绿色转型的时候,东莞去“黄”已势在必行。
  一位自称在鞋厂老板卷资跑路后,被迫堕入风尘的叫“娟”的女子去年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说,“我宁愿在鞋厂工作。至少在那里我可以靠双手过活,而在这里,我得靠自己的身体。”
  而对于一座城市,靠弱女子的身体,体面与否姑且不论,终归是挺不了多久的。

精彩图片
异地高考“结”松动,动了
新华网评:谁来帮农民解决
只能靠重奖抓逃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