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旅 > 文旅 >

著名戏剧评论家黎继德:近年非职业剧团飞速发展

更多

  摘要:4月21、22日,由北京夜语剧社带来的美国著名剧作家桑顿·怀尔德的经典剧目《我们的小镇》在广州话剧艺术中心U 13连演两场。《我们的小镇》曾获得1938年美国普利策奖。
  

黎继德。资料图片

  4月21、22日,由北京夜语剧社带来的美国著名剧作家桑顿·怀尔德的经典剧目《我们的小镇》在广州话剧艺术中心U 13连演两场。《我们的小镇》曾获得1938年美国普利策奖。除剧目本身外,夜语剧社《我们的小镇》职业演员和非职业演员联袂诠释的形式也引人注目。非职业演员身份五花八门,他们的表演并没有拉低《我们的小镇》的表演力度,相反,由于年龄、身份的差异,非职业演员反而更好地诠释了《我们的小镇》所要探讨的生命价值问题。
  
  
  演出前,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主编、著名戏剧评论家黎继德也专程赶到广州支持,接受南都专访。
  
  
  非职业剧团飞速发展是近年趋势
  
  
  南都:首先,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国内职业剧团同非职业剧团的大概情况?
  
  
  黎继德:近十年以来,中国的专业剧团和非职业剧团的变化很大。一个减少一个增加。减少是指国有院团,十年前,国有的和业余的比例基本上是一比一。2004年,全国各类剧团大概有2600个。到现在,业余剧团越来越多,同国有院团相比,比例在二比一。几个大改革影响很大:第一,部队院团撤销;第二,儿童院团合并到地方剧团中;再有就是全国院团改革,到今年为止,除了文化部明确保留的149个剧团外,其他的全部改制,很多剧团都撤销或者改名。
  
  
  与此同时,非职业在飞速发展。相对保守来说,全国现在有大概八千到一万个非职业剧团。非职业剧团包括自负盈亏的民营剧团,另外还有纯粹的业余剧团,如农村、社区、高校、企业自发组织的,不需要靠演出来养活自己,这样的情况非常普遍。
  
  
  南都:城市中的非职业剧团主要集中在哪里呢?
  
  
  黎继德:城市中自发组织起来的非职业剧团,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北京举办了好几届青年戏剧节,很多社会人士都在参与进来,它的具体数量也没法统计。北京这两年的演出有两方面能说明情况。第一,非职业剧团占到市场演出的50%以上;第二,民间剧团演出大大超过专业剧团,这个每年的速度都是两位数。
  
  
  中国戏剧未来发展的方向,其中之一就是社区戏剧发展。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很多有名的戏剧运动都是从社区演发出来的。比如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权主义戏剧就是直接从社区发展而来。当城市化程度和社区发展足够成熟时,会有自己的剧场,为居民提供服务。从而形成一个趋势、潮流,甚至是运动。
  
  
  “还戏于民”,让戏剧成为生活方式
  
  
  南都:你怎么看非职业剧团现在在国内发展的情况?
  
  
  黎继德:戏剧是一个城市文化的重要标志,有跟没有,它就是不一样。你像柏林,它有1200个剧院,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在东京,每天能有100个不同剧目在同时上演。北京根本达不到,一天能有20个不同剧目在演出就不得了。
  
  
  光有剧院不行,必须要有非职业的人去从事才行。戏剧的真正繁荣,要“还戏于民”。这不是说,让老百姓能看到戏,而是让他们自觉自发地来从事这个事情,把戏剧作为生活的重要内容,甚至是生活的重要方式。
  
  
  非职业人才是需要培养的,但我们从小到大,没有什么戏剧教育。你不去培养,我们的观众、市场、创作人才从哪里来?没有人才,没有观众,戏剧就没有未来。戏剧不像电视,它的本质特点在于剧场性。戏剧是活的艺术,必须要在剧场,同观众互动,从而形同一种精神场。我们为什么需要戏剧,在于人有交流的需要。
  
  
  南都:你怎么看广东话剧的现状?
  
  
  黎继德:无论是专业还是业务,广东这些年的发展不如以前了。就专业剧团的创作情况来说,广东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之所以说不是最好的,因为没有出现新的、在全国影响很大的剧目。另一方面,广东也缺少自己的创作人才,大部分的本子都是请外面的人在写。戏剧,不仅是让老百姓来看,也要让他们来演,当他们把这些看成自己生活重要组成部分时,才能说是真正的息息相关,成为他的生存方式。



精彩图片
强化道德建设请先让优秀文
本台评论:铸造山西文化建
著名戏剧评论家黎继德:近
拆除报刊亭让城市文化“伤
郭德纲倪萍首度同台显默契
孙俪评价角色:甄嬛不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