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评论 >

超人隐退

更多


  2012年,被颇为重视风水的香港商界看作是多事之秋的水龙年。而现年84岁属龙的李嘉诚,则在人生的第七个本命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正式向外界公布“分家方案”。
  过去十多年,长和系(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每年的股东大会,一直是外界期待的大事件,因为它是外界少有的能与华人首富、有“超人”之称的李嘉诚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接班人”问题,每一次均是外界发问重点,虽然,每一次,李嘉诚都对此讳莫如深。
  但2012年5月25日,答案却不期而至,李嘉诚给出了一个“惊喜”。当被循例问及“什么时候退休”时,他不再以自己身体很好为由回避,而是主动谈起了“分家计划”:“我在长和系的资产,会由Victor(长子李泽钜)管理。Richard(次子李泽楷)有自己很喜欢的事业,我会全力帮助他。”
  这是一个在外界预期之中的“重磅消息”。因为,在此之前的数十年间,李嘉诚对于两个儿子的教育和扶持方式,早已让这个“长子继承父业,幼子开拓新路”的传承计划若隐若现。
  而此番李嘉诚最终公布的分家方案,也可谓众望所归。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高盛、摩根大通等外资投行的分析师均表示,高度认可“超人”的分家方案。这位今年3月跻身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九位的亚洲首富,为其255亿美元的家产找到了一个各方都满意的分配方案,堪称迄今为止华人富豪分家做得最好的一个。这也与此前港澳其他豪门分家时频繁发生的不堪入目的“窝里斗”,形成了鲜明反差。
  不过,对于两个接班人能否继承“李嘉诚的特殊能力与资产”,外界亦不无疑虑。从1950年在港岛东北角的筲箕湾创立“长江塑胶厂”,到1988年首度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世界华人首富”,并持续蝉联至今,李嘉诚创造的这一商业神话,无疑充分展现了其极高的商业禀赋。但他在此过程中积累并灵活运用的深厚的人脉资源,却往往被视为更重要的原因。事实上,在港澳商界,目前举足轻重的豪门,几乎全部崛起于那些“有一定垄断性质”的产业,无论是赌场、码头、地产、基建,还是交通、通讯、电力等公共事业。
  对于李氏家族和所有港澳豪门来说,未来,它们能否继续以同样的方式继续长盛不衰,将是一个很大的疑问。而“超人”李嘉诚,显然不可能不意识到这一点。
  李嘉诚此前的投资记录显示,除了继续做大那些“有一定垄断性质”的产业,他亦在积极布局充分竞争行业。在此过程中,于1980年成立的“李嘉诚基金会”,是一个重要的平台。李嘉诚基金此前的投资包括收购Skype约5%股权、投资中国银行、入股美国天然气公司Chesapeake、参与收购英国电网EDF Energy和英国水务公司Northumbrian等。而其近期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笔投资,便是出资4.5亿美元持有Facebook3%股权。李嘉诚的红颜知己、基金会董事周凯旋,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李嘉诚称,“基金会是我的第三个儿子,基金会的分量未来一定不会少于我的财产的三分之一”。据其披露的分家方案,日后,基金会将由李泽钜担任主席,李泽楷也会参与管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李嘉诚对两个接班人的安排,已体现对可能的商业环境的变化的预见:个性相对保守的李泽钜,执掌家族的传统产业,保持根基的稳定;而个性张扬的李泽楷,则积极进军新产业,为家族的持续扩展提供新的可能。现年81岁的方太集团主席茅理翔对本刊记者评论说:“李嘉诚的两个儿子各有特色。老大稳重,继承传统产业,这块根基应该可以守住;老二开拓创业,现在会有风险,但未来,说不定可以做得比李嘉诚还大。”
  豪门分家,从来都是一个世界性难题。那么,身为华人首富的李嘉诚,其隐退之路,是否会为华人商界提供一个“家族传承”的经典范式?

  不期而至的分家
  5月25日,李嘉诚显然有备而来。他轻描淡写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在谈论自己数千亿财产的分配,而是给两个孩子分别买什么玩具。
  他明确表示,李泽钜将获得多于40%的长和系股份,及约35%的Husky(赫斯基能源)股份。他嘉许将要接班的“太子”说,“目前公司有一班优秀的管理人才,如果我休假两个月去旅行,相信李泽钜及一班同事,一定也管理得很好”。
  这就意味着,李泽钜将会执掌目前市值2140亿港元的长江实业(0001.HK)、市值2810亿元的和记黄埔(0013.HK),以及市值均超过1000亿元的长江基建(1038.HK)、电能实业(00006.HK)及赫斯基能源(于多伦多交易所上市)。他继承的长和系王国,总市值将逾万亿港元。
  而对于次子李泽楷,李嘉诚则将提供“超过其现有身家数倍的资金支持”。李超人还透露,李泽楷目前正在接洽几间有相当规模的公司,这些公司与传媒或娱乐无关,而是传统和长远的业务。“我支持Richard的这些新业务,若不成事,我亦会预备这些款项让他发展新事业。”或许是为了打消外界疑虑,他又耐人寻味地补充说,“他接洽的业务,与长和系没有关系。大家的生意并没有冲突。”
  当天,在这个庞大商业帝国公布接班计划之时,身为主角之一的李泽楷并未现身,并引发外界种种联想。不过,考虑到李泽楷1994年自立门户之后,已不在长和系任职,他的缺席也算合理。
  让外界稍感意外的是,李嘉诚并未将赫斯基能源交给李泽楷,而他数年前曾暗示,会将香港上市公司交给李泽钜打理,海外资产则交给李泽楷。不过,持有赫斯基能源相当数量股份的加拿大投资人Hugo Calacanis认为,这种分配方式,反倒体现了李嘉诚深思熟虑后的高明之处:“他显然非常明白,能插手给意见的人越多,公司未来的走向越不明朗。新鸿基就是最典型的前车之鉴。况且这两兄弟性格完全不同,感情也不是特别亲厚。与其在有生之年把他们绑在一起,看他们勉为其难地合作,还不如给空间让他们各自发展。”
  与李嘉诚曾有过多次合作的物业商华天鹏也表示,新鸿基内讧导致廉署介入的丑闻,是促成李嘉诚提早公布分家方案的重要原因。3个月前,在长和系业绩会后,当本刊记者问及对新鸿基事件的看法时,李嘉诚面色凝重:“虽然我们在生意上是竞争关系,但我们也是多年的老朋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希望他们没事。”
  华天鹏称,李嘉诚本不欲这么早公布分家方案,但新鸿基事件促使他下定了决心。“有时候,投资者最惊恐的不是坏消息,而是消息不明朗。他觉得,与其把一个定时炸弹悬在股东心上,不如在生前就公开分家方案,比死后公众才通过遗嘱知情,对公司的前景要好得多。新鸿基事件发生后,正是顺水推舟公布分家方案最好的时机。”
  对于李嘉诚的安排,现年48岁、继承了父亲商业王国的李泽钜开心地表示:“父亲的安排,我们永远OK。”而由李泽楷担任主席的电讯盈科(0008.HK),也在消息公布后上涨了2.2%。

  1964年8月1日,结婚1年的李嘉诚与妻子庄月明迎来了第一个儿子李泽钜。作为一个有着“尊卑长幼、立嫡立长”传统观念的潮州人,李嘉诚从这个婴儿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就为其精心策划好了一生的轨迹。
  2012年6月,在港岛区半山的咖啡厅,接近耄耋之年的香港前“富豪御医”曾朗中,向本刊记者回忆起了李泽钜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往事:“当时,李嘉诚还在为事业打拼,忙得焦头烂额。但他对两个孩子看得很紧,特别是Victor,小时候几乎没有人身自由。”据其透露,父亲就是老师的李嘉诚很重视教育,无论回家多晚都要检查李泽钜的功课,还定期打电话给老师了解情况,稍有懈怠就骂得狗血喷头。“他也鼓励孩子吃苦,一般头疼脑热,都主张Victor留在学校坚持。”
  曾朗中认为,李泽钜沉稳内敛的性格与其说是与生俱来,不如说是长期在“家族继承人”身份的高压下自我调节的结果。“Victor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责任。当年,(李嘉诚)让他去斯坦福大学读土木工程,后来又再读结构工程硕士,他都没有任何异议。他很早就已经自觉地将自己的未来和家族未来的发展方向牢牢绑在了一起。”
  在父亲的精心安排下,李泽钜22岁就已进入长实集团工作,25岁即担任长实执行董事,26岁任香港机场咨询商务委员会委员,27岁被提拔为总督商务委员会委员,29岁升任长实副总经理,42岁出任长实集团董事总经理。他还是长和系下长江基建、赫斯基能源等公司的主席,家族职场履历堪称完美。
  除了香港,加拿大是李泽钜人生另一个重要据点。华天鹏表示,1986年,与李嘉诚私交甚笃的英国人马世民,指导李泽钜完成了对加拿大赫斯基石油的收购。华天鹏透露,当时,为了让收购合法,李泽钜需入籍加拿大,但李嘉诚对此有所顾虑。不过,马世民成功说服了李氏父子,李泽钜的入籍,为和黄顺利收购赫斯基石油公司52%股权铺平了道路,李泽钜也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笔投资与威望积累。当时,李泽钜仅仅22岁。“Victor一直视Simon(马世民英文原名)为良师益友,对他非常尊敬。”华天鹏说。
  完成对赫斯基的收购后,在加拿大一次烧烤聚会上,李泽钜认识了后来的妻子王富信。王富信的好友称,她是一个与李泽钜母亲庄月明(于1990年去世)非常相像的女子,最得李嘉诚欢心的,是她的低调与节俭。
  学业、事业、家庭都谨遵父意的李泽钜,一直让李嘉诚非常满意。但肩负家族传承使命的他,却在1996年5月遭到世纪悍匪张子强的绑架,当然,因为李嘉诚爽快地支付了10.38亿港元的赎金,李泽钜很快脱险。“1038,正好是李泽钜任主席的长江基建的股票号码。李嘉诚和香港其他富豪一样,非常看重意头。这个数字,也是希望长子渡过大劫之后,从此事业能够平步青云。”华天鹏说。
  而当时32岁的李泽钜,也表现出乃父般临危不惧的风范,获释第二天就如常回长江大厦上班,和前来安慰的投资人谈笑风生。“这让股东觉得放心。原本是个重大危机事件,但李嘉诚反而把它处理成树立李泽钜形象的机会。”当年仍是摩根大通基金经理的大卫.史密斯说。

  或许是物极必反,小李泽钜两岁的弟弟李泽楷,性格却与哥哥完全不同。李泽楷早年抗拒与长实主业“房地产”相关的一切事情,坚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电脑工程专业。工作后他虽数度被邀请回长和系工作,却都终因不习惯一班老臣们的耳提面命而离去。
  至于婚姻,与未到30岁就结婚安定的哥哥相比,李泽楷除了因为不停换明星女友成为香港娱乐杂志封面的常客外,和三个孩子生母梁洛施的感情最终也烟消云散,至今未婚。
  次子这些行为难免令传统的李嘉诚错愕,外界更常年盛传其父子不和。而按照李嘉诚的说法:“他(李泽楷)7岁的时候就不听我的话了。”“Richard继承了李嘉诚身上反叛又具开拓精神的另一面。当然,这个也不完全是天生,有个哥哥在前头挡着,他受到父亲的控制还是会少很多。”华天鹏说。
  华天鹏透露,李嘉诚曾希望经验丰富的马世民也指点一下次子,谁料李泽楷非常抗拒。“Simon的建议Victor挺受用,可Richard却完全不领情。他不认同Simon的很多观点,年轻时还曾有几次出言不逊。对于长和系老臣们的很多管理地产的经验,Richard都觉得过时了。事实上,他对地产业务也没什么兴趣,总想着自己开创一片天地。”
  1994年,李泽楷最终离开长和系。之后,4亿元创办香港卫视,投资东京地产,特别是2000年举债930亿港元,蛇吞象并购香港电讯成立电讯盈科,他自立门户后的一系列商业运作,得到了外界认可,并让他获得了“小超人”称号。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李泽楷在电讯盈科的经营,后来也给他遭致了外界长达10年的质疑。在完成对香港电讯的收购之后,电盈的股价一度被热炒至130港元/股,市值近4000亿港元。但随后互联网泡沫破灭,电盈股价一度暴跌了96%。目前电盈股价仍在2.5至3港元/股间徘徊。之后,每一次的电盈股东大会,都成了小股东“批斗”李泽楷的泄恨时间。
  虽然电盈经营失利,让李嘉诚这个不听话的小儿子遭遇重创,但商界对李泽楷不墨守成规、勇于开拓的精神还是给予肯定。“守业难,但创业更难,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在香港富豪第二代中,李泽楷能够这么拼命,还是难能可贵的。”华天鹏说。
  大管家的角色
  如前如述,在“太子”李泽钜的成长过程中,曾扮演长和系“大管家”角色的英国人马世民,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1984年李嘉诚通过收购马世民创立的公司,成功将其招致麾下并委任他为和黄董事总经理。马世民上任不久就成功收购了港灯集团,为当时华资收购英资四大战役中的著名一役。之后,马世民又遵照李嘉诚旨意,辅助李泽钜拿下了赫斯基能源,更是深得李嘉诚赏识。
  1992年,在和黄已经工作了8年的马世民萌生去意:“我觉得在和黄工作的时间太长了,很少有洋行大班做超过7年的。我想尝试一下不同的工作。”马世民第一次提出离开时,李嘉诚还未等他说完就叫他不用再讲下去。但马世民深思熟虑之后,再次找到李嘉诚,在一次心平气和的长谈之后,李嘉诚接受了。1993年,马世民正式离开和黄。随后他出任过德意志银行亚太区行政总裁、世界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主席等要职。直至今日,72岁的马世民,仍是长江实业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而在马世民离开之后,李嘉诚从手下一群猛将中选出了当时已追随自己14年的霍建宁,接任和黄董事总经理一职。事后证明,这是一个英明的决定。现年60岁的霍建宁,33年来为李氏家族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在MBA教科书上留下的“千亿卖橙”商业神话,至今仍为业界津津乐道。
  1979年进入长江实业的霍建宁,从会计主任起步,凭着出色的能力,一路平步青云,1984年升任和黄执行董事,1985年任长实董事。
  让霍建宁在李嘉诚心中确立地位的关键一役,便是“千亿卖橙”。1989年,霍建宁力排众议注资5亿美元发展连年亏损的欧洲电讯Orange,待其业务稳定后再分拆上市。1999年,李嘉诚以1180亿港元的天价,将Orange卖给了德国电讯巨头曼内斯曼赚得1000多亿港元。为此,霍建宁得到李嘉诚1.6亿港元花红的褒奖。1993年,经马世民力荐,霍建宁接任和黄董事总经理一职。
  除了在商场上骁勇善战,霍建宁也深谙“君臣”之道,对李嘉诚言听计从。每次李嘉诚被记者刁难或被商界对手攻击,他都会第一个跳出来“护主”,充当挡箭牌。他还小心地周旋在李家两个公子之间,而不会像马世民般“厚此薄彼”。
  而李嘉诚对霍建宁的器重,亦毫不掩饰。除了给予其高额年薪(2011年,身为和黄董事总经理的他,年薪高达1.7亿港元,堪称香港“打工皇帝”),在每年的长和系股东会上,李嘉诚右边坐着李泽钜,而左边的位置则会铁打不动留给霍建宁。会上,两人不时窃窃私语,甚是亲密,长和系商业帝国“首辅之臣”的显赫地位,不言而喻。
  显然,比李嘉诚年轻24岁的“大管家”霍建宁,在李氏家族未来或许相当漫长的交班过程中,仍将继续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学习李嘉诚?
  李氏家族的接班人计划,之所以引发外界如此的关注,不仅仅因为其“华人首富”的身份,也因为,分家一直是华人富豪们讳莫如深的话题,往往不到巨人生命的最后时刻,都不会提上议程。但最终,因为仓促决定而导致的家产争夺丑闻,却屡见不鲜。除了最近的新鸿基争产事件,在此之前,无论是何鸿、霍英东还是王永庆,都可谓在“分家”问题上晚节不保。对华人世界许多已近垂暮之年的富豪们来说,警钟已经敲响。
  不过,李嘉诚此番公布“分家方案”取得的良好反响,似乎已为其他暮年富豪们提供了一个成功范式,并引发了效仿风潮。在其之后不久,九龙仓(0004.HK)主席吴光正、嘉华集团主席吕志和以及现年83岁的香港第二富豪、恒基地产(0012.HK)主席李兆基,均先后公开谈及了家族传承计划。人称“四叔”的李兆基言无不尽,甚至连三五年后交班的时间,也一并公诸于众。
  当然,“李式传承”并非谁都能效仿。李兆基曾有名言:“全香港有钱人中,只要儿子超过三个,肯定都搞不定。”而李超人仅有两个儿子,并且一个谨慎守成,一个张扬创新,正好是李超人性格中最突出的两面。难怪不少港澳富豪都慨叹李嘉诚“好命”。
  关注李家传承的,不仅仅是香港富豪。
  茅理翔对此评价称,“李嘉诚比较理智:相比何鸿、霍英东的分家,他更主动,在自己比较健康的情况下就作分割,是很有前瞻性的。”在他看来,李嘉诚能够有两个合适的接班人,既是运气,也是教育的成果,“两个儿子先天有个性、发展趋向上的不同,这是他传承的前提。李嘉诚聪明之处是,顺应了儿子的发展特点,没有采取统一模式。他在事业方向、股权上的安排,都是按照两个孩子的特点去做的”。
  “根据孩子特点,这是做好传承的前提。即便是一个孩子,也要注意其特点。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两个孩子都是强人,最好不要把事业放在一起,我提出过‘口袋理论’,不同孩子不同口袋,给不同事业。”茅理翔说,“对于李家的这个模式,我们还要跟踪,看两兄弟是否会有新的合作机会。”
  他还指出,大陆的民营企业家,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一定要学李嘉诚,尽早培养孩子。李嘉诚的孩子8岁左右就旁听董事会,早就有意识了,这很可贵。而大陆的企业家里面,这种意识才刚刚有。现在,第二代的孩子已开始成长了,孙辈也要注意从小培养的,尽早起步”。
  不过,在茅理翔看来,李嘉诚84岁才分家,显得有些晚了。“我个人的观点是,60至70岁一定要完成传承,不要超过75岁,并且要彻底退”,“李嘉诚84岁还在一线,利的方面是,他很有商业智慧,有很多的人脉资源,使用得好,可以向下一代传承这些关系,提供很好的过渡;不利的是,可能会让孩子的感觉不那么好。毕竟,孩子已经快五十岁了,什么都要父辈来定。并且,父子看时代发展的角度也会有差异,退休太晚,往往是父子矛盾的前提”,“虽然李嘉诚事先也下放了很多权力,对调动孩子的积极性有好处,但他毕竟是高龄了,早一点解决问题,对于避免矛盾纷争是有好处的”。
  茅理翔强调说:“传承一定要有计划性,要有3-3-3、5-5-5这样的制度安排。3-3-3,就是带3年,帮3年,看3年。”而早在1999年,方太集团就启动了传承程序,2005年茅理翔已从方太董事长一职退休,转任集团主席,由儿子茅忠群接班。
  不过,在66岁的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看来:“(李嘉诚坐镇一线)很重要。他在董事会里,即便不怎么管事,依然是不可替代的。我们当地有句俚语叫做:99岁不能替代100岁。说的就是人生阅历和经验的不可取代。如果哪天李嘉诚去世了,势必会对李家的业务产生巨大影响。”
  而对于霍建宁这样的“大管家”在家族传承中的作用,茅理翔和曹德旺都表示了高度肯定。
  茅理翔指出,“大企业家创业的胆魄都比较好,但出身一般不好,学历也不高,这个过程中,需要优秀经理人的帮助”,“‘大管家’的职责,不仅是帮助第一代,还要帮助孩子接班,起到导师的作用”。“这种角色或者说‘老臣’是很重要的,主要起‘辅佐’作用。当然,关键还在于孩子的学习能力和悟性,例如,他们是不是懂得尊重老臣。”曹德旺说。
  不过,“中国内地的问题是,家族企业规模不大,创业时间短,还不足以支持霍建宁这种人物的出现。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精神、职业道德,也才刚刚开始培育,好的样本还没有。”茅理翔说,“并且,很多家族的开放度不够”,“但在家族企业成长过程中,对这样的人会越来越需要。等到双方建立起了双向信任关系,霍建宁这样的角色会越来越多”。


精彩图片
舌尖上的“五味”
病急,乱上药
中国能向世界贡献什么价值
尹占威:移动互联网引发企
不可思议的情商
乔布斯的领导经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