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评论 >

病急,乱上药

更多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李白《行路难》最后两句,也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面对愤怒责问的股东,在5月31日的股东会上,作为上药候选董事长的周杰以此作为开场白。
  45分钟后,经股东票选,周杰正式以上实集团总裁身份挂帅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填补了前任吕明方遭罢免后空缺的董事长之位。
  这宣告,上药的“吕明方时代”正式落幕。然而,上药国企体制沉疴以及管理层内部矛盾依旧,进入“周杰时代”的上药能否摆脱目前缠足掣肘的国企内斗?
  或许,上药的高层急需对其体制、人事问题下一剂猛药,才能挽回逐渐偏离健康成长轨道的上药。
  激励收入成导火索
  上药“企业内战”的全面爆发背后,是长期历史积怨下的“非一日之寒”。
  5月中旬,一位上药内部人士约见了记者,详述上药内部自登陆H股之后康丽制药、新先锋药业两宗整合收购案背后的财务造假及人事内斗问题。5月23日,《失控的上药》一文刊发后引发上海医药在资本市场的剧烈震荡,上药H股当日暴跌24.34%,A股跌停,两者合计市值一日蒸发超过40亿元人民币。
  而此番上药内部深喉爆料并非孤例。早在2011年10月,记者便开始收到关于上药内部高管涉嫌利益输送、财务混乱的举报材料。
  更有甚者,在前述文章发表后的敏感时期,官方对外口径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上药医药,内部却仍不断有其他深喉对不同媒体“自爆家丑”。一时间,上药内部似乎已到了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的地步。内斗之剧烈,可见一斑。“现在上药的内部丑闻频频被爆料见诸报端,一定是因为内部两方面在激烈斗争的缘故。很多人都觉得(前董事长)吕明方和(前副总裁、负责兼并重组事务)葛剑秋是改革派,二人和保守派有斗争。但实际情况是,保守派为了自己的利益,彼此之间也有斗争。”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直言。
  记者从多位上药方面人士处均得悉,在上药内部与吕、葛二人为“对立面”的,是以总裁徐国雄和财务总监沈波为首的两位高管,其余管理人员则纷纷站队,以求自保。表面一派和气的管理团队,内部关系却被指有如“无间道”般复杂微妙。
  对于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源,前述知情人士称,很大程度是上药目前的体制所决定的。“像上药这样的企业生态就是,换了谁做总裁都是一样的,这些情况在国企内部都很常见。因为业绩主要是靠下面的子公司合并报表,上面(母公司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没有实体的,也不需要自己做经营。因此,只要把下面子公司的合并利润拿出来,哪怕是造假,只要拼上(后没有暴露)就可以了。”
  葛剑秋甚至在其微博上回应虚增利润一事时称,“只能说我不会作假,而且尽力阻止过”,言语间颇为无奈。
  多个因素合力下,管理层人事上的矛盾,最终以“高管薪酬”这一最直接的形式体现出来。
  2010年3月,上海医药正处于H股上市冲刺期。当时“一把手”吕明方曾透露,上海国资委启动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试点工作,给新上药的激励体制改革带来契机。公司酝酿在下属企业实施鼓励经营单元竞争,实现 “超额分成”的方式进行激励。
  据上药内部人士介绍,目前在上药内部有数位高管可进行“超额利润分成”,其中总裁徐国雄分成比例为3%,剩下的高管都是在5%的额度里面分。“因此大家都有动力。比如5000万元超额利润,等于就是五六个人分250万元,所以这些人也就当(新亚药业虚增利润)这件事不知道,希望这个事情能做。”
  该知情人士指出,“上药员工的年平均工资只有7万元左右,拿到手只有5万元,而徐国雄总裁一人去年年薪拿300万元,这种差距太巨大了,这样必然有矛盾,所以就会有举报信。而集团管理层里这一矛盾更为激化。有人曾经直接质疑:‘为什么徐国雄可以拿300万元,有些高管只能拿几十万。这些高管到了(徐国雄)这个位置也能做。’据我所知,无论这些管理层有没有公开表态,很多都是这么想的。”
  而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表示,这一说法来自于上海医药副董事长同时是上药集团总裁的张家林。
  清洗“市场派”
  在上药“内战”大戏中,最早揭开锅盖的是来自于“市场派”的前副总裁葛剑秋。
  2010年3月,上药集团试点市场化选拔总裁及其他高管,现任上海医药董秘韩敏和前副总裁葛剑秋就是在当时进入了上药的高管团队,二人分别出身于中金、瑞银。同样深谙资本运作之道的吕明方与其配合默契,葛剑秋在上药整体上市、并购中信医药一役和登陆H股上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奉行“市场化手段”的葛剑秋却遭遇了上药内部“行政化旧习”的阻力。
  2011年5月,中信医药一役的推动者葛剑秋遭遇上药内部高层举报,称该宗收购案溢价过高,葛本人从中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此事直接惊动了上海国资委、国家审计署。后虽被定性为“并无此事”,但内部“暗箭难防”也促使葛剑秋萌生退意,递出辞呈。
  而今年3月末,带领“新上药”展开内部体制革新并完成港股上市的董事长吕明方也遭到罢免,自此之后吕本人也从公众视线中彻底淡出。上药至今对其罢免的解释仍是以“工作原因”四字回应,再无其他说法。
  对于吕明方,外界一直将其和上药革新的新气象画等号,而现如今,“吕明方时代”提前终结,似乎让市场嗅到来了一丝不安的气息。
  谈及吕的罢免,一直积极进言国企体制改革的葛剑秋曾坦言,背后的导火索是吕“想往上药脱离上实的路上走”。
  上海医药作为上市公司,背后的大股东是上药集团以及整个上海国资委下属的上实集团。就目前来看,上海医药作为垂直业务整合、整体上市的平台,仍带着浓重的国企氛围。
  除却新晋履任的董事长周杰为上实方面“空降”而来,副总裁李永忠、财务总监沈波均是上药体制内提拔上来的,与吕、葛为代表的“市场派”人士颇为不同。
  而现今葛、吕双双离开上药体系,有业内人士直指:“这是一次对于上药内部市场派的清理。”
  在5月31日的股东大会上,徐国雄、张家林、周杰三名高管一同面对股东,其间有情绪激动的股东高声疾呼,要求徐国雄回应“内斗门”一事,徐在现场混乱中沉默了数分钟后,表示:“公司根本不存在所谓‘改革派’和‘保守派’之争,更不存在内斗。葛剑秋完全是个人原因才提出辞去上药副总裁一职的。企业内本来就会出现不同的意见,决策本身就是一个过程,这都是难免的。”
  而当股东要求其直接回应是否与葛剑秋有矛盾时,徐未予以回应。在大会的尾声,周杰对于今后上药的内控管理作出了定调,他并未透露会如何处理现今喧嚣尘上的“徐、沈财务造假问题”。
  前述上药内部人士表示,周杰履新后肯定会对上药暴露出的管理内控混乱有所行动。而“他作为上实的总裁,在内部管理的话语权上将更有底气”。其精通资本运作的背景,也将体现到对上市公司的“保驾护航”上。


上一篇:超人隐退
下一篇:葛剑秋上药沉浮
精彩图片
舌尖上的“五味”
病急,乱上药
中国能向世界贡献什么价值
尹占威:移动互联网引发企
不可思议的情商
乔布斯的领导经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