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滞销谁之过?

更多


  说起云南普洱市,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那里的普洱茶名满天下。其实,普洱市不但产茶叶,还盛产咖啡,不但种植历史超过百年,种植面积和产量还能占到全国数量的一半。今年以来。普洱市的咖啡突然出现了滞销现象。究竟什么原因? 

  云南省是全国最大的咖啡豆生产基地,占中国产咖啡原豆的98%以上。去年全国咖啡总产量5万吨,而云南省普洱市的咖啡产量就达到了2.8万吨,产量和种植面积均占全国的一半以上。普洱市的咖啡是否真的出现了滞销的情况呢?这里的农户目前又是什么情形呢?记者来到了普洱市大开河村咖啡种植户董润琼家。

  董润琼说,她家种植了10多亩咖啡,每年12月开始,咖啡果开始逐渐成熟,采摘下来的咖啡果经过清洗、晾晒、烘干、筛选等步骤就会变成这样的一粒粒咖啡豆,咖啡豆再经过碾压脱壳处理的工序后的产品叫做咖啡米,而咖啡米就是农户最终销售出去的产品。董润琼说,在收购商收购前,他们就会进行脱壳这一工序,不过目前,收购的时间还没有确定,自己仓库里这些咖啡豆没有经过脱壳是为了便于保存。

  董润琼说今年咖啡米产量虽然提高了,但是销售情况却和去年大不一样,去年在3月份的时候,他们家的2500公斤咖啡米就已经销售一空,而今年到了现在居然一斤也没有卖出去。和董润琼同村的咖啡种植户老冯也遇到了与去年的销售大相径庭的情况。老冯种植咖啡已经有20年了,目前,他的种植面积有30多亩,去年他家的咖啡米产量有7000多公斤,今年达到了8000公斤,产量提高了,销售却不太理想。老冯说,去年自己在3月中旬份就已经把咖啡米卖完了,今年,到目前为止只卖出去了3吨。

  像董润琼和老冯这样的咖啡种植户遇到的销售情况,在大开河村还有不少。普洱市另一个咖啡种植大村南岛河村的咖啡种植户也有类似的情形。罗恒春种植了40亩咖啡,今年咖啡米产量达到了8吨。

  据大开河村支部书记华红林介绍,今年,全村咖啡米的产量在1800吨左右, 比去年的增加了300吨,而去年这个时候,全村的咖啡米基本已经销售完毕。

  大开河村支部书记华红林:我们就是卖了一千吨左右 后期的800吨还在我们农户手里。

  大开河村还有40%以上的咖啡米没有销售出去,而南岛河村的销售情况略好一些,总产量3000吨,目前还有340多吨没有销售。在普洱市,产咖啡各个村不约而同出现了没有销售完的情况。

  那么,占全国咖啡米产量50%以上的普洱市,整体销售情况又是什么样呢?在普洱市政府咖啡产业发展办公室,记者得到了这样的数据,普洱市全市今年咖啡米产量今年预计在3万吨左右,目前已经销售了2万吨,滞留在农户手中的还有几千吨。

  普洱市咖啡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刘标: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到后期还有这么多没有销售出去的情况。   

  虽然云南咖啡少有人知,但在当地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到2011年底,普洱全市种植面积达到40万亩,政府更是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打算将咖啡产业打造成继普洱茶之后的另一张城市名片。普洱市的雄心壮志才刚刚开始,怎么就出现了滞销的情况呢?
  导致今年不少种植户的咖啡至今还没有销售出去的主要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很多农户把今年咖啡米价格一路下滑归为主要原因。

  据了解,去年普洱市2.8万吨的咖啡米,绝大部分由国际巨头雀巢公司和当地的爱伲、北归、德宏等6家公司所包揽,其中雀巢公司一家的采购量就达到了8000吨,是普洱最大的咖啡采购商,也是持续了24年的合作伙伴。每隔三天,雀巢公司根据美国咖啡期货价格,向当地的咖啡种植户报出最新的咖啡米收购价,这个价格除了在雀巢公司的收购站公布,还会向普洱的种植户通过短信息发送。其它收购商同样参照国际价格制定收购价,与雀巢公司的价格相近。

  今年的采购季节从2011年10分月开始,雀巢公司的第一次报价是每公斤30.7元,此后略微上涨到每公斤32元左右,随后就开始下跌,到了今年,咖啡米价格更是一路下滑,一直跌到3月底的每公斤22.8元。

  大开河村的咖啡种植户老冯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以每公斤29.8元和28.4元两次卖出了3吨咖啡米。虽然从现在的价格看来老冯当时的销售是非常果断和明智的,但是当时,老冯觉得自己已每公斤28、9元的价格卖出并不是太情愿。

  老冯说,根据自己的惯例,会成熟一批卖一批,不过把咖啡囤积起来伺机销售的想法也在所难免,因此目前手中仍然有4吨咖啡米没有卖出去。有这样思想的种植户也并不少。
  记者注意到,今年的价格是一路下跌的趋势,种植户通常情况下会产生急于抛售的心理。那么价格下跌为什么反而会让众多咖啡种植户冒着变质的风险把咖啡囤在手中呢?种植户把这个原因归结于去年咖啡价格的疯涨。

  据了解,去年的咖啡收购季节开始时,雀巢公司在普洱的第一次报价只有每公斤27.8元,低于今年收购季节的30.7元的报价,然而,去年的价格却一路上涨,最高点时达到了。

  有20年咖啡种植经验的老冯感到欢欣鼓舞,普洱众多咖啡种植户尝到了甜头。去年咖啡价格疯涨让众多咖啡种植户感到欣喜的同时,也在大家心中建立起了一种心理价格。由此也直接导致了今年咖啡种植户形成了一种普遍的观望心态。

  种植户老冯说,今年大家普遍认为咖啡米价格还会延续去年的上涨势头,他们期望是初次报价上浮几块钱,大概在每公斤35元左右,因此迟迟没有出手,而让众多咖啡种植户意外的是,咖啡米价格最终一路下滑,从而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据了解,2011年国际小粒种咖啡期货一路高涨,并在当年5月触及35年来的价格高位。当时,普洱小粒种咖啡豆的收购价格也曾经一度蹿升至每公斤41元的高价。不过至今纽交所的小粒种咖啡期货价格相比2011年5月,已下挫了大约40%左右。

  普洱市咖啡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刘标说,去年和今年咖啡米价格的暴涨暴跌犹如过山车,相对于历史价格来说,都是不正常的,对于变幻莫测的价格走势,无论从种植者到采购商都很难预料。

  今年收购季后期,还有相当多种植户手中囤有大量咖啡米,一方面是囤积惜售的心态使然,另一方面,客观因素的影响也是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

  大开河村书记华红林:前期是雨水太多,咖啡晒不干。后期12月份的时候下了霜,下霜咖啡不会成熟,所以今年成熟是比较慢的,销售也比较慢。想往年我们是3月份就采摘完了,今年的采摘已经推迟了一个月。

  雀巢的影响 往年都要到4月底,今年为何提前结束,雀巢去年收购8000吨,占全市产量三分之一,为何会对农户产生这样的影响?咖啡种植户囤积惜售是因为咖啡价格一直在跌跌不休,事实上多年以来,普洱市的咖啡大多和雀巢这样的国际大公司合作,彼此相安无事。为什么今年雀巢出现了价格暴跌和提前停止收购的情况呢?造成普洱市咖啡滞销的重要原因是雀巢公司提前停止收购。按照惯例,雀巢公司的收购通常到4月底,今年为什么提前结束了呢?

  记者来到雀巢公司在云南普洱的咖啡储备库,就在3月底的时候,雀巢公司即将停止收购,数以千记的咖啡种植户集中赶到了这里向雀巢公司出售自己的咖啡米,一时间,车队长达一公里远,经过了几天的等待,在3月31日,雀巢公司关闭收购站的时候,很多种植户仍然没有把自己手中的咖啡销售出去。

  如今,收购站门前已经冷冷清清,看不到一辆销售咖啡米的车辆了,而在一个多星期之前,这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这是当时记者记录下的画面,收购站忙着登记、收购,而外面的大大小小装满咖啡米的车辆一直排到了一公里之外。南岛河村的咖啡种植户罗恒春也是排队等候的其中一位,此时他正急于把自己手中剩余的5吨咖啡米抛出去,但是经过了三天的等待,罗恒春最终扫兴而归。

  到3月31日,雀巢公司关闭收购站的时候,罗恒春也没有排上,花了三天时间,付了400元租车费后,罗恒春把咖啡米拉回家中。从今年以来,咖啡米价格一路下滑,很多种植户囤积惜售的心态也在逐渐转变,到了3月中旬,眼看着今年的收购季还有一个多月即将结束的时候,种植户观望惜售心态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大开河村书记华红林说,今年收购季后期仍然有大量咖啡米没有销售,种植户存在一定的风险。这个风险并非出于最终难否销售出去的担心,而是推迟销售造成咖啡品质的下降。

  云南地区的雨季即将来临,由于种植户家中仓储条件的限制,潮湿可能造成咖啡发霉变质,最终导致品质下降,而咖啡品质正是众多收购商所苛求的条件。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部分没有销售完的种植户普遍存在资金上的压力。从3月份中旬开始,大量种植户陆续到雀巢公司销售手中囤积的咖啡。而突然集中的销售让雀巢公司短时间内迅速收购了大量的咖啡米。雀巢公司在3月26日通过短信息通知广大种植户,“由于咖啡来得太快太集中,本季采购量已完成,”“本季采购的最后一天为2012年3月30日,采购站将于之后关闭。”

  随后的几天,雀巢公司门前等待销售的车队越来越长,然而到了3月31日,雀巢公司关闭收购站时,仍然有大量种植户没有销售出去手中的咖啡。3月30日的时候,雀巢公司发布了今年采购季最后一次报价。

  雀巢公司从1988年和普洱进行合作发展咖啡产业,多年来,和当地种植户形成相互依赖的关系,但是相互之间有没有强制的约定,也就是说,雀巢公司没有强制性收购当地所有种植户产品的约定。24年来,普洱当地咖啡产业不断壮大,雀巢公司一家也无法完全消化当地全部产量,近年来,当地也兴起了一些本土企业,每年这些企业也在收购季节收购种植户的咖啡,而这些咖啡主要用于出口。

  雀巢公司停止收购之后,普洱市政府各相关部门也开始同包括雀巢公司在内的多家收购商协调,促使今年采购季农户手中剩余咖啡米顺利销售出去。

  普洱市咖啡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刘标:我们市政府积极的出面协调,召开了相关的会议,根据今年的情况,今年咖啡的量比去年更多,这种情况要保证老百姓的稳定,保证产业的平稳发展,也不是说普洱咖啡卖不出去,是雀巢公司块到饱和了,雀巢根据情况又重新研究,从其它国家又调了些指标过来这几天都还在收购,

  刘标副主任说,事实上,雀巢公司在宣布停购后,仍然在和农户签订销售合同,但是价格会以3月30日公布的价格为准,也就是每公斤22.8元。那么雀巢公司今年在中国的收购计划量究竟是多少?我们从雀巢没有得到答复,而从其他渠道也无法得到准确的数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雀巢公司已经和相当一部分种植户达成了协议,而这些种植户虽然还没有将咖啡米送往雀巢公司,但是一旦雀巢公司腾出仓库,这些签了协议的种植户就可以将自己的咖啡米销售出去。

  除了雀巢公司还在收购一定数量的咖啡之外,其它收购商今年的的收购情况是什么样呢?记者来到了普洱本地的收购商——思茅北归咖啡有限公司。邓经理说,只要农户手中咖啡品质好,而对方也接受自己的报价,他就可以继续收购。只是价格比雀巢公司最终的收购每公斤低了两元钱。邓经理说,北归公司收购咖啡之后,主要用于出口。

  第二天早上,记者再次来到了北归公司,前一天存放在仓库中的一袋袋咖啡米正在被工人运到挺在门口的货车上,远处还有两辆货车正在等着拉货。邓经理告诉记者,今天受到下雨影响,不然还能看到前来销售的咖啡种植户。除了北归公司外,其它本土收购商也还在继续收购,而价格基本和雀巢公司的价格上下浮动。对于种植户来说,即便按照现在的价格每公斤22.8元卖出去,大多数种植户的利益还是有充分的保障。南岛河村书记许保昌告诉记者,这个村种植户平均成本能控制在每公斤12元左右。

  刘标副主任说,今年种植户出现的囤积惜售的情况,主要反映出种植户心态上并不成熟。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无论从政府层面还是种植户,对于今年能否最终销售出去,大家都充满信心。 种植户罗恒春虽然到目前仍然没有和任何公司签订购销合同,还是充满了自信。

  据了解,云南气候适宜世界上优质咖啡品种小粒咖啡的种植,而普洱的小粒咖啡品质在世界上都属于第一流的。经过美国特种咖啡协会连续三年的杯品鉴定,普洱小粒咖啡在芳香、风味、后味、酸度等10项评定当中,7项指标都优于世界知名的哥伦比亚咖啡,另外三项指标持平,总分达到了88.75%,高出哥伦比亚咖啡将近3个百分点。在所有世界优质咖啡当中仅次于牙买加和印度的咖啡,优于哥伦比亚、巴西、越南等地的咖啡。但是我国咖啡价格却受制于美国纽交所期货交易价格,通常低于该价格每磅15美分,收购商的报价低于大部分其它国家的咖啡品种。

  刘标副主任说,对于今年出现的种植户囤积惜售而后又急于抛售的情况,反映出中国自己的咖啡还在相当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国际大公司。

  正常的咖啡采购季节是头一年的10月底至第二年的4月份,按照一般的情况,咖农都会选择在这段时间将自己种植的咖啡豆分批卖掉。那么,雀巢公司为什么今年会提前停止收购呢?带着这个问题,近日记者多次联系雀巢公司,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截止发稿为止,一直没有得到雀巢公司的回应,此后,记者又采访了几位农业方面的专家。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现在在我们国家里面,所有的这个龙头企业,加工企业,跟农民之间,他们之间,不管是有约束性比较强的合同,还是约束性不强的合同,龙头公司呢,它一般情况下,它具有在这个交易当中主导区,这是一个基本特征,所以所有出现这种或农民之间它的购销出现这种停止,或者压挤、压价、拒收,那么都是龙头企业、加工企业回避市场分析,或者说采取例如市场这种逃避的办法。然后把这个市场分析全部转加到农民的头上,就是说特别是是在市场出现不好的时候,大丰收以后,或者说供不应求的时候,那么我们的龙头企业往往它就会采取减少收购、压挤压价、拒收这些办法来躲避分行。那么这样如果长期下去,也是对我们农产品这份交易是及其不利的。

  今年3月26日雀巢公司在其采购站的门口贴出 《关于结束采购的通知》,“通知”称,雀巢本采购季已经创纪录地采购9000吨左右的咖啡,考虑到今年市场的特殊情况,停止采购。然而,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发展学院郑风田教授看来,雀巢公司提前停收的行为是十分危险的。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发展发展学院副院长郑丰田:在目前这样的一种格局,就是雀巢帮助农民来提供一些种植技术,那么收购的时候让这些小农直接到雀巢的收购站来进行收购。这个时候基本上雀巢是一家独大的,小农都是分散的,这时候分散的小农没有任何谈判力,那么雀巢说什么它就是什么,雀巢说不要了,小农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所以,这样一种模式是很危险的。

  据了解,上世纪九十年代,雀巢公司的原料供给主要来自当地大型供应商、种植户和国有企业,当地供应商建立种植园由小农户管理。随着农户咖啡种植技术的成熟,和合作关系的成熟,近几年雀巢公司在云南普洱地区设立采购站与小农户直接进行原料收购。自从2009年国际咖啡市场价格大幅波动的影响,我国咖啡豆的收购价格也犹如坐上过山车,在2011年中攀升至37元每公斤的高点后迅速下落,当下的收购价格为20元每公斤。在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律师看来,这次雀巢公司提前停止收购导致咖啡豆滞销的事件,也暴露出企业与农户之间合作关系存在一定不合理之处。

  邱宝昌:这主要是看双方有没有合同关系,有没有这种收购的合同。例如农民如果按照原来的收购合同来种植面积、数量。如果公司到时候不收购,或者是提前终止收购,那它就是一种违约行为。当然有时候呢,肯定是没有签定特别详细的这种书面合同,有的可能是一个备忘录,有的是一个政府和雀巢公司签的,也有可能是农民自己组织起来和雀巢公司签的,还有一种呢,往年都是这样,它有一个交易惯例。就是每年都这样,三、四月份都知道你每年要来收购,今年突然不来收购了,或者是合同约定不明的。这按照合同法第61条,约定不明的,按照交易惯例。如果每年都是这样,今年突然这样不收了,事前有一个备忘录,或者有一个口头约定。那么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违约行为。所以是不是违约,主要看书面合同有没有特别的约定,再一个就是要看交易惯例是不是符合一个交易惯例。约定不明,如果通过合同的其它方式能够推定出他们就是这种约定,那么它就是一种违约行为。所以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跨国公司,作为一个诚信的、具有社会责任和履行法定责任的公司,应该要面对农户,把这个问题团圆解决。如果原来你和农民承诺过,原来和农民说过,可能现在由于国际市场的变化,或者是其它情况的变成,你突然终止了,那么你就是对农民的利益肯定又要受到损害,肯定是一种违约行为。那就应该勇敢的承担责任。

  邱宝昌律师认为,从法律角度分析,雀巢公司提前停止收购的行为是一种违约行为,应对此次事件承担一定的责任。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我们在发展农产品,尤其是像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农产品,一定要和龙头企业、加工企业,或者它的下游企业要签订比较有约束力的生产合同,不仅仅是个购销合同。那么从生产过程,从它的种子,一直在施工过程当中,它的标准化生产,那么以及到最后的销售,那么都要有明确的规定和操作规程,那么出现了问题以后,我们像这次加工企业都相应来说必须要承担一部分风险。



精彩图片
世茂股份:销售业绩未达标
“变脸”噩耗传来前神秘资
车天下时代的困扰
“代垫运费”两票结算纳税
韩丽尔获风投青睐 什么样
幸福城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