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服装 > 产业与管理 >

小服装厂的转型苦恼 创意设计一出来就被模仿

更多

  “外面环境都已经这么恶劣了,同行之间能不能不要再互相挤压?真的特别累。”在一群黑外套的大老爷们中间,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徐东红很醒目,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哽咽了。
     上周六,中科商学院2012新春论坛,150多个各行各业企业家聚在一起,探讨接下来的经济“天气”。省金融办一位负责人刚从温州调研回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冬天至少2年。虽然存款准备金率已经下调了两次,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不会有丝毫减轻。”

    一个企业转型中的苦恼,有谁愿意听

    徐东红在杭州办了一家服装厂,叫浙江兰航服饰有限公司,公司在做两个品牌,YHYX(樱花衣秀)、Doliva(德丽芙),德丽芙是2011年新创的品牌,也是转型之作。

    “我18岁就到四季青卖服装,2003年靠积累的第一桶金在杭州办了服装厂,一开始跟风做,什么流行做什么。”徐东红说,当时在杭州像她这样的小企业很多,现在很多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为啥?同行间互相压价,2008年以后成本上涨厉害,大多做不下去了。

    去年,徐东红公司销售超过2000万元,但说起利润,她说,能养过100多个工人她就很满足了。

    徐东红身材瘦小,但讲话语气很坚定。她说,虽然困难,但一直有个理想,做一个自己的品牌。

    2011年,经常在各地出差的她发现,每次在飞机上、车上脱下来的外套是个障碍,要是能折叠变成包,能拎能背或者拿来当靠垫就好了,于是她把这个创意跟研发团队沟通了起来,大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能增加服装的环保、便利、实用性。

    “2010年,棉花价格疯涨,快和羽绒接近了,我们决定转型从羽绒衣开始。”徐东红说,她们花了很长时间创意、设计,增强羽绒衣的多功能性,袖子和拆卸、长可以变短、羽绒衣一叠就是个背包,有款衣服甚至有5种穿法。

    因为自己的工厂之前只做过棉衣,没做羽绒衣,徐东红就委托别的工厂加工。

    “这一年,实在太苦了。”徐东红告诉记者,为了保证服装品质,布料、羽绒、辅料都是她们自己买好给加工厂,说好1个月交货,结果加工厂做完衣服压着不给,借口说人工成本高了,要提价。眼看着天逐渐变冷,徐东红没办法,只能多交了一半的钱,拿到货还有不少不符合标准。“我后来告上了法庭,可就算赢了,现在那家工厂也解散了,老板说没钱还,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游被厂家欺负,下游的代理商也不省心,因为信任,有些合作了几年的代理商都是让他们先拿货卖了再结账,“可是没料到,不少代理商拿货后直接消失了。”徐东红说,这件事让她很难过。

    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她忍了,可他们新设计的款式一出来,就被人模仿,你卖200元,隔壁就卖180元,她苦苦带着团队创新,最终便宜了人家,相互间还恶意竞争。

    女人何必太辛苦?徐东红叹着气说,以前在四季青摆摊,只有一个营业员,今年虽然因为招工问题,员工减少了些,可几十号人跟着你吃饭,不能说放弃就放弃。



精彩图片
李陵申:企业要走差异化品
“韩流攻略”乔“韩流攻略
CHIC留痕回望中国现代服装
温州商人潘永淼:从“倒卖
虎门服装品牌国际化前传
青岛本土服装企业借“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