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阅读 >

魏杰:应该是“修复”经济而不是“刺激”经济

更多

疫情的严重程度及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我们的判断,尤其是第一季度虽然疫情逼停了中国经济,但是没有改变我们经济的基本面,中国经济基本面仍然是向好的。第一,我们的产业链、供应链虽然受到影响,但没有受到重大的影响。第二,我们的市场需求仍然存在。第三,工业化、城市化的趋势没有停止,尤其今年已经进入都市圈的发展阶段。第四个就是我们现在的改革还没有结束,改革仍然有巨大的空间,改革红利还在。第五个就是人口红利还存在。


 

 

  应对疫情的冲击,我们应该全方位应对,而且要举全国之力,我认为应该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修复经济,从今年一月份到三季度结束。


  因为停工停产停业,导致我们很大的压力,要有一个修复的过程才行。我不太主张一开始提“刺激经济”,应该是修复经济。就像人得了大病一样,刚刚转过来不能大补。第一个阶段我们重点是修复经济,前三季度以修复经济为主。修复经济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修复经济最主要的做法就是三条:第一,减免税费。对疫情期间受到巨大影响的企业和个人减免税费。第一季度我们对企业减免税费7000多亿,我认为第二季度应该继续,仍然按照第一季度减免给第二季度继续减免税费。有一些现在仍旧不能开工的服务业,减免税负甚至可以推到第三季度。第二,补贴。对企业和个人进行补贴。许多企业停工了,员工的工资照付,企业压力很大,应该要补贴才行。失业的人更要补贴,最近我调研了一下,第一季度我们的新增就业人口减少90多万人,但是失业的人并没有增加多少。两个原因导致数据不一致:第一,我们补贴的失业率是城市登记失业率,不包括农民工,实际恰恰应该补贴农民工;另外一个是手续比较复杂,有人不愿意几百块钱去完成那么复杂的手续。对我们来讲应该加大补贴。第三个办法就是保持流动性充足,降低利息。因为疫情的影响之后,企业的流动性都受到影响,所以保持流动性的充足,降低利息,这样才能使企业渡过难关。

  修复经济的主要办法就是这三条:减免税费、补贴、提供流动性和降低利息,让企业缓一下。我一再强调,不要一开始就提刺激经济,应该重要的是修复经济。因为现在提刺激没有用,钱虽然拨下来,但是刺激不起来,因为我们没有实现充分的复工复产。
 

第二阶段:刺激经济,在第四季度全面展开。


  拉动增长三驾马车:出口、消费、投资。我估计出口作用不太大,目前来看全球疫情还没有结束,要靠出口拉动也不可能,一个月保持出口顺差几千亿人民币不错了,出口的贡献不会太大,也不应该是重点。第二,消费。消费实际也不行,因为疫情而出现报复性消费,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消费受个体影响,他不可能因为上一顿少吃了,第二顿就多吃了,所以消费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投资,刺激经济的核心是投资,加大投资才行。

  怎么投资?我认为可分两部分:一个就是所谓的公共产品投资,也就是政府投资。政府不能搞经济产品投资,重点是公共产品投资。大致上有四个内容:第一个就是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铁公机”,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有很大的空间。第二个投资就是新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这次提了一个“新基建”,“新基建”主要包括三个内容:第一个是信息类的基础设施建设,5G之类的属于信息类的基础设施建设;第二个,混合类基础设施建设,就是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技术设施,比如智能交通、智能能源等混合类的融合类的基础设施建设;第三类是科创类,比如大科学装置、实验室经济、科创中心等等。“新基建”包括了三大类,一个是信息类,一个是融合类,一个是科创类。有人提出是不是“新基建”不应该政府投资,应该企业投资?从目前看还是公共产品投资,有一部分是企业投资,但是主要的恐怕还是公共产品投资。我估计这几条可能力度会很大。第三个就是都市圈建设,我们最近提出推动都市圈建设:长三角都市圈、珠三角都市圈、京津冀都市圈、成渝经济圈要加大建设。都市圈的建设将对整个投资有巨大的作用。根据推算,都市圈建设对GDP增长会拉动0.5到1个百分点。第四个就是公共卫生建设,公共卫生投资是重要公共产品投资,这次来看,我们公共卫生的体系要加大,无论从预警到应对,都要加大投资。公共卫生供给能力要允许有一部分闲置,不然暴发疫情就没法应对。公共卫生投资是公共产品投资的一个重点。我们全国的公共卫生防疫体系还应该加大投资才行。

  我觉得投资重点就是这四条,一个是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一个是“新基建”,一个是都市圈,一个是公共卫生体系投资,这对经济的拉动有意义。

  第二类投资是企业投资。经营性投资现在看来,投资重点仍然是三大产业:第一,战略性新兴产业还是投资的重点,我们经常讲的8个要点,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生物工程、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这8个要点空间非常大。第二个就是现代制造业,现代制造业仍然是我们现在的一个短板,大家提了6个要点,航天器或航空器、高铁、核电、特高压输变电装备、数控机床、现代船舶和海洋装备。这6个仍然是中国现代制造业的空间,要加速推进才行。第三个产业是服务业,服务业必须加速提升。消费服务业,像养老、家政、医疗卫生大健康;商务服务业,金融、上市服务、园区管理等空间很大;精神服务,如影视、音乐、戏剧、收藏、博物馆、休闲旅游等等,各个领域都要加强,服务业仍然是投资的重点。这次疫情,服务业也是受冲击最大的,但有一个服务项目是逆势而生的,就是网上购物。这种用现代技术改造服务业的项目都很厉害,这说明我们服务业得想办法提升才行。过去一直讲,但是动力不足,这次充分显示服务业仍然是重要的方向之一。

  总体来讲,从企业的经营性投资来看,三大产业仍然是中国投资的重点。这样一来,我估计投资可能是刺激经济的最主要的重点,分为两大块:一个就是公共产品投资,有四类;一个是企业经营性投资,三大产业。第四季度若刺激性政策出台,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投资的拉动效果就会显现出来。2019年经济贡献里,消费占在第一位,到2021年,投资可能会重回第一位。因此,第二阶段应该是刺激政策,重点是投资。

第三阶段:深化改革,从2021年底开始。


  最终我们的动力和发展还要有赖于改革。第三阶段尤其到2021年的后半年,改革应该成为主题,要继续深化改革。我认为改革的方向主要是三个:

  第一,市场经济是重要方向。资源配置中,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才能发挥更好作用。要树立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真正明确生产经营主体是企业,政府是社会公共管理主体。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改革,仍然是改革的重点,企业作为生产经营主体三大权利必须交给企业:独立法人权、企业体制选择权、投资经营权。政府的重点是制定和运作宏观性政策,包括五大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国际收支政策、社会政策。所以政府的重点在于宏观政策的运作,企业作为生产经营的主体,要有相应的权利。市场经济的方向不能动。

  第二个就是混合经济。混合经济方向必须坚持,各种不同的经济成分都有自身的优势和特征,都能在自己的领域发挥作用,我们要平等发挥各种经济成分的作用,混合经济是一个方向,这个非常重要。这次疫情,混合经济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非常有意义。混合经济重要的是要平等地对待民营经济,在经济上、法律上、政治上、文化上平等对待,这是一个核心问题。

  第三个是法治经济。法治经济非常重要,法治经济是整个经济的动力来源。一定要坚持法治经济,彻底走向法治经济。所有经济关系的处理,要以法律为准绳。我们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法治经济。
 
  如果说我们这三个阶段:修复经济、刺激经济、深化改革,如果能够到位的话,我觉得中国经济会走过这一次难关。这次疫情可能是改变世界格局的重要偶然事件,中国如果能率先走出疫情的影响,经济将会很快迈入正轨,这样一来,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比重将会进一步提高。加之中国对这次疫情应对,我觉得做得很好。因为我们没有过度动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虽然宏观负债率会阶段性上升,流动性也有所增加,第三季度、第四季度M2是两位数,但是总体来讲,我们整个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还是比较谨慎的。不少发达国家大规模释放流动性,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后遗症,中国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比较谨慎,这次抗疫后,货币、财政上可能会产生一点问题,但我认为后遗症不大。

  当然,前提是我们的对策得当,也就是这三个阶段要把握好,修复性阶段我们过度强调刺激,可能后果恰恰相反。有人认为现在会爆发报复性消费,但结果存钱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次疫情也是给人们提供新的认识,对抗疫情重要的基础是财富和物质基础,有人在家里待着两年不上班都可以,有人两个月就不行,这取决于个人财富的积累。有的企业可能停产停工一年没问题,有的两个月就不行了,因为背后有财富的原因。人们认识到对未来要有余留,无论是个人、企业还是国家,要保持足够的财富才行。

  所以,我的结论是,如果能按照修复经济、刺激经济、深化改革这个趋势推动的话,中国经济没有问题,我对未来的方向仍然是比较乐观的。
来源: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精彩图片
吕超:金市多空分歧仍大
吴哲:金银下跌天赐良机
董镇元:金价依然高空为主
韩烨:黄金勿再追空 今日
孤魂黄金:短线头部是否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