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管理 > 领导力 >

2014的启示:干实事才有领导力

更多

  人民网12月23日电(丁刚) 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今日关注“2014的启示:干实事才有领导力”,全文如下:
  转眼间,已经踩到了2014年的尾巴。在圣诞节即将到来之际,西方社会纷纷进行“年度总结”和“工作展望”。
  2014,世界缺少什么?
  2008年,张靓颖在《功夫之王》中唱道:世界那么大,需要一个hero。那一年,国际金融风暴从西方发达国家席卷而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六年过去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圣诞节即将到来之时,发出了一声深沉的呼唤:世界这么大,需要领导力。这一年,决策僵持、疲于应对,已成不断蔓延的西方病。
  究竟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力才能让西方这台老机器运转起来?

    30年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将丘吉尔视为具有领导力的典范。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他这样写道:“丘吉尔的一生为他自己命运不可动摇的直觉所驱使。他使有些人激怒,使更多的人受到鼓舞。当他追求他决心要得到的事物时,无论他听到多少个‘不’字,他也从来不知道这‘不’字的含义。一旦他参加军事战役或政治斗争,他总是把“失败”一词从他的词汇表中去掉。”
  30年后,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总编辑在展望2015年的前景时,又写下了这样一段与丘吉尔相关的文字:丘吉尔说过,民主是个不好的制度,但是,还没有发现比它更好的制度,所以我们不得不用它。他是对的。民主仍然是比任何替代品更为灵活和公平的东西,但这不是一个无力解决其缺陷的借口。2015年是开始行动的好年头。
  30年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将丘吉尔视为具有领导力的典范。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整整一年,西方媒体没少唠叨领导力,到了年末,还要发出呼唤。西方为何会怀念一个已经去世半个世纪的领袖?或许,《经济学人》文章的标题就是一个答案:《西方萎靡不振》(The West’s Malaise)。
  Malaise这个词的意思是“没劲”,不是没意思的没劲,是没力气的没劲,而且还有儿全身没劲的意思。准确地说,就是现在的西方急需一个能扛得住、一呼百应、凝聚人心、从不言败的丘吉尔式的领袖。
  在过去的一年中,西方无力症的表现越来越显著。美国两党对立,“我干不成让你也干不成”;欧洲被债务捆住手脚,相互指责抱怨,迟迟找不到一个能够得到大家认同的解脱之道。
  瑞典前首相卡尔·比尔特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说的是“危机中的瑞典”,讲的却是西方的危机。
  瑞典算的上是全世界最稳定的国家之一,“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瑞典一直是欧洲罕见的成功明灯”,可现在也出了麻烦。“在经历了几十年或多或少稳定的规则和可预测的模式后,瑞典政治在最近几周进入了未知领域。许多人震惊于政府崩溃、不得不在执政仅仅两个月后就举行新选举。”比尔特这样写道。
  瑞典政府崩溃的直接原因是议会拒绝了中左翼联盟的预算方案,政府难以继续执政。实质上,这是因为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突然决定支持中右翼联盟方案而造成的。别小看了这个民粹主义的政党,它在大选中的支持率增加了一倍,达到13%以上。
  比尔特说,曾经拥有主宰地位的社会民主党出现了“结构性衰落”。几十年来,社会民主党只要在选举中无法获得45%以上的选票,就会被认为是一场灾难。如今,社会民主党的民众支持率只有30%左右。
  瑞典政局是欧洲政局的缩影。在整个欧洲,右翼甚至极右翼的力量开始冒尖,这的确不是让人感觉舒服的色彩变化。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站23日刊登了专栏作家菲利普 斯蒂芬斯的文章。文章称:“如今,团结一致不再是欧盟手中的王牌。始于法德和解、并通向政治和经济一体化的长征已经停滞。整个欧洲大陆的领导人竞选时都害怕民粹主义者……正如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 德拉吉不厌其烦地指出的那样,单一货币的逻辑要求各国政府把经济决策集中起来。尽管整个一体化事业几近崩溃,但各个国家的特权和偏好形成的各方向拉力已被证明太过强大。欧元正陷入系统性一致和潜在解体之间的无人之地。”
  

             如今,团结一致不再是欧盟手中的王牌。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中文网大洋另一边的华盛顿,比他的欧洲兄弟们也强不到哪里去。在应对国内外问题时,白宫同样显露出的“萎靡不振”,更令国际社会忧心忡忡。
  据美联社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放出风来,考虑到出资比例调整改革在长达4年里遭遇挫折的事态,将开始研究,即使没有作为最大反对势力的美国国会的批准,也能让协议生效的手段。此举意在绕过始终拒绝批准改革的美国共和党,一旦付诸实施,将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划时代影响。
  美联社的报道称,IMF的总裁拉加德已对美国表示极度失望。在IMF内部,以巴西等批评美国的势力为中心,认为“奥巴马政府说一套做一套”,不满也日趋高涨。这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不久前举行的利马气候大会。期待以美国为首发达国家进一步展现领导力,把该出的钱拿出来,几乎成为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愿望。
  对于西方的领导力气缺乏症,美国学者丹尼尔·德雷兹纳的“诊断”是,这并非西方的实力使然,而是西方的心理使然。
  德雷兹纳在“辛迪加项目”(project-syndicate)网站上发表的“系统在运转”一文中这样写道,政治学有一个一般规则:经济衰退造成机构内部的不信任。疲软的经济产生系统破坏的感觉,使人们认为掌权者不值得信任。因此,这些主要蔓延于西方发达国家各层次的怀疑论甚嚣尘上丝毫不令人奇怪。
  他认为,分析师也许首先要看局部环境,然后将其外推形成他们对全球机构的评估。在发达世界,对国家复苏迟缓的悲观导致分析师将糟糕的国内和地区治理等同于糟糕的全球治理。
  说白了,就是西方在误判。在自己无法把握的世界大变局面前,失去了有所作为的信心。“系统仍在运转,唯一可能阻止系统继续运转的东西乃是对其最伟大组成部分的信心不足。”
  德雷兹耐尔用了一个《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数据来说明这一问题:2008年至2012年期间,包括主要发达国家的经合组织经济体平均年GDP增长率为0.5%,而非经合组织经济体为5.2%。
  问题就在这里!国际格局的结构已变,但“对国际秩序的分析仍然以西方为基准点”。失落感由此而生,领导力由此而弱。
  提升领导力,最需要的是什么?
  是丘吉尔式的领导气魄,更是实干精神。
  去年,哈佛大学的学者约瑟夫·奈编写了一本有关总统领导力的薄薄的小册子。他建议,奥巴马应该少发表那些重大演讲。“奥巴马总统及其继任者都应警惕一种思维,即变革性宣示是(成功的)关键。”最好做一名安静的园丁,而不是一名景观设计师。
  约瑟夫·奈的建议可以归结为三个字:办实事。优秀的领导就是办实事!
  在西方领导人忙着如何说服反对党,如何弥补社会裂痕之时,中国人在办实事。美国学者大卫·欧阿拉欧(David Oualaalou)15日在《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Post)撰文称,美国与中东无休止的纠缠、扩大军事存在、缺乏财政自律、国会功能失调与低迷的经济,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在各方面的失职导致了中国在经济方面超越美国。
  西方的问题就在西方自身。把自己领导力弱化的原因甩给别人,恰恰是领导力弱化的一个重要表现。最好的办法就是,该自己挑的担子,自己就挑起来。
  年关将近,美国出现了变化的迹象。看来,奥巴马要在任期的最后两年里,有意展示出美国的领导力了。上个月,美中发表了气候变化联合声明。紧接着,白宫又宣布重启与古巴的关系,并将之视为展现美国领导力的重要举措。伊朗问题,奥巴马政府也在积极推动,以期达成突破性协议。为击败“伊斯兰国”武装,奥巴马正在努力打出一套全球组合拳……圣诞节就要到来,这是一个寄托梦想的节日。《经济学人》杂志老总的“梦想”能否实现?欲知后事如何,明年圣诞见分晓。
  图片来自网络



精彩图片
名将云集:“最可爱的人”
如何培养年轻人的领导力?
领导力国际论坛在国家行政
开发领导力 中学生上讲台
如何“学”好领导力?
第三期“涵泽领导力培训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