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管理 > 风险管理 >

9亿美元直击风险管理软肋

更多

  9亿美元理赔额,这是近日江苏省保监局公布的2013年度十大理赔案例之首。这个天文数字是由韩国SK海力士无锡工厂的一场由人为操作失误所引起的大火所创造的,这个案例也成为国内财险市场至今数额最大的一笔理赔案。
  “一单”致损
  SK海力士是全球第二大DRAM芯片制造商,在全球DRAM市场的占有率达到24.6%,而无锡工厂的产量占到了SK海力士总产量的一半,这场火灾的最终损失也远远超过最初的5亿美元估计。
  据了解,这份总保额超过80亿美元的保单首席承保人为现代财产保险(中国),其承保份额占50%,人保财险占35%,而太平洋产险、大地保险、乐爱金财产保险(中国)则各占5%。
  根据保险法规定,保险公司对每一危险单位,即对一次保险事故可能造成的最大损失范围所承担的责任,不得超过其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10%;超过的部分,应当办理再保险。由此,通过合约、临分以及超赔等多个再保协议,国内共有13家保险公司参与其中。
  据韦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中国)专家吕毅介绍,“对半导体这样的特殊行业,倘若没有国际再保险市场的参与支持,每家公司的自留额比例都是非常小的。”据媒体的披露数据显示,人保财险1亿美元以下的赔付分出98%的份额;1亿美元以上的赔付,分出99%的份额;太平洋产险自留11%的份额,自留的部分还有超赔保障;其余均已分保,而绝大部分分保的份额通过协议分给再保公司。
  尽管如此,业内人士表示,SK海力士的这单赔付很有可能让2013年国内企财险市场无法逃脱亏损困局,原因在于宽松的保险条款。瑞士再保险北京分公司技术服务总监杨志辉撰文认为,虽然在全球范围内,半导体工厂火灾保险项目的保险条款趋于宽松,但是中国市场的保险条款和条件相比国际市场还要宽松很多。
  鉴于半导体工厂损失潜力较大且这类工厂在中国的集中度不断增加,如此宽松的保险条款在长期内可能会让保险公司蒙受财务损失,因此保险公司对于半导体行业的承保条件可能会趋紧。吕毅告诉记者,从同行业对后续保单市场的安排来看,保险公司对于半导体行业已经变得谨慎,承保费率、承保条件都有所收紧。
  杨志辉预计,虽然半导体业务占保险公司总业务和保费的比例极小,但是仍然会危及平衡率较差的再保险合同的可持续性。这种由直保市场向再保市场的连锁反应早在2008年的那场雪灾中就有过先例。2008年中国南部的一场雪灾,冲击了三大公司的财产险再保合约,并在再保险市场上引起连锁反应,若干直保和再保公司的核保人“被离职”,再保合约在2009年续转时也发生急剧变化,不仅谈判缓慢,而且费率有所提高,合约的承保容量以及保障范围等也不同程度缩减。
  承保软肋
  在这次的巨额理赔事件中,值得关注的是半导体这种特殊风险行业的风险管理。通常保险公司的再保险协议有合约分保和临分两种。通常合约再保对于特殊行业风险有一定的限制,吕毅介绍,“再保险公司通常不会自动把这些高风险行业直接放进合约分保,而是通过临分做一些再保安排,因此这也大大制约了国内保险公司对于高风险行业的承保能力。”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临分需要临时寻找接盘的再保人,再保人也会更加谨慎,价格往往较高,甚至出现无法分保而不能出单,以及业内人士所称的“裸奔”境况,即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完成分保,或无法及时办理分保,导致部分业务或者某一段时间无法获得再保保障。
  这也暴露出国内财产险市场的一大短板,即对于特殊风险管理能力的不足。事实上,自从美国9·11事件爆发后,保险业界就彻底颠覆了对于“风险”这一概念的认识。当时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风险模型能够预测到两架飞机会同时撞毁两栋大厦。但在21世纪,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尤其是高科技产业迅猛发展,蝴蝶效应的发酵所需要的时间更短,波及的半径更长,这对于风险模型的设计也带来极大挑战。而目前国内财险公司的竞争能力还是体现在承保费率和条款上,而非风险管理和服务上,当然,这也与相关专业人才的匮乏有关。
  北美精算师张明告诉记者,在欧美像SK海力士这样的保单,不但需要再保,往往再保公司也要找下家,即转分保,在这其中保险经纪人所起到的沟通和渠道作用就非常明显,“然而目前我国的再保经纪是比较薄弱的,虽然很多经纪公司都有再保经纪执照,但很少有业务,当然这与经验也有关系。”业内人士称,目前在中国做再保经纪的公司有“三家半”,三家指Willis,Aon-Benfield和Guy Carpenter,均为外资公司,那半家则是指“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华泰经纪,虽然可以办理一些再保业务,但份额极少。”
  随着新型风险的不断涌现,市场对于非传统保险产品的需求将持续增长,无论是增强对风险的管理能力,还是加强与国际再保市场的沟通,中国保险公司都有很多功课要补,否则一旦落下脚步,黑天鹅事件可能还会发生。

推荐阅读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