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危机公关 > 危机预警 >

“内忧外患”我国农副产品企业挣扎求存

更多

  对外,欧债危机的爆发使得欧洲市场一败涂地,出口急剧萎靡。2012年5月,商务部在发布的《国别贸易投资环境报告2012》中提及,2011年,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复苏乏力,各国为保护本国产业出台的贸易管理及限制措施不断增多。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出口产品共遭受69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总金额约59亿美元;此外,不少国家还制定和实施产品环保标准、产品质量安全标准等技术性贸易措施及国内税费等措施,我国出口产品面临的贸易壁垒形势十分严峻。“不仅如此,受国外市场需求量和购买能力的下滑,加之退税政策的调整,一直以来饱受资金之困的企业,在银行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挣扎着生存似乎成为了一部分出口型企业痛苦的现状。”一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为了缓解出口订单缩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此前习惯了接单、生产、出货简单流程的出口企业,面对外需市场的疲软,有些在克服诸多方面的“水土不服”后逐步转战国内市场,争夺着国内消费市场的资源,也就意味着竞争激烈的内销市场再添硝烟,冲击着这部分企业的生存境况。
  炒货资金大多循环在银行体系之外
  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5月下旬以来全国大蒜价格快速上涨,6月4日大蒜全国日均价涨幅已超过30%。2010年的大蒜价格飙升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蒜你狠”会不会今年杀个回马枪?对此,一业内人士表示,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大蒜青黄不接的季节,蒜价小幅上涨很正常;今年大蒜并不存在产量缺口,保证市场供应应该没有问题。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大蒜基本为去年库存货,已近销售尾声,此外,去年大蒜行情不好加上灾害性天气导致今年产量下跌,也催高了市场上的大蒜价格。蒜价疯涨可能性不大。“我所熟知的一个常年靠囤大蒜、博取市场差价的企业,其负责人四个月前就前往云南不同地方大规模进行大蒜收购,6月底进入了尾声阶段。今年大蒜的价格变化也十分明显,现在大理地区零售1公斤大蒜8元左右,而昆明就高达15元左右,我朋友的企业当时场地收购价却只有2-3元左右,这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孙祥(化名)告诉记者,初略的计算,只要收购渠道与销售渠道保证,投入一千万,利润也接近一千万,如果企业负债率达到50%,那利润几乎接近200%。“由于资金市场的紧俏,现在囤货、炒货的利润已经被很多商家所青睐,以前只有几家龙头在炒,现在几乎手头有点资金渠道的商户都加入了这一行列。”孙祥表示。
  囤货首选
  产地地域性很明显的农副产品
  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涌现的,“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等等,显然农副产品被人为控制,炒作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一业内人士表示,产地地域性很明显的农副产品是被游资炒作的首选,这样控制了该产地的销售情况就等于控制了整个市场,且该产地的价格是全国市场价格的风向标;另外,这些被炒作的通常都是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生活必需的农副产品;更重要的一点是,被炒作的农产品(000061)应该是便于储存,这一特性可以延长农产品囤积居奇的时间,降低储存成本,减少储存过程中的损耗,为实现顺利炒作提供产品储存上的便利。“坐庄”逻辑是这样的,由于农副产品都是有一定的生长周期,产出都在一年的固定时间,特别像牛肝菌的野生品种,不可能通过人为地增加生产面积,减少了因为价格上涨,农户增加产量导致价格下跌的风险。而农产品又是一年四季都在出售,具有出口资格的企业比如牛肝菌,为数不多,企业就可以通过大肆买入而不卖出,虽然原产量并未减少,但是销售终端数量供应急剧减少,导致价格暴涨而从中获利。
  现如今的炒作之风,不免与多年前的全国、甚至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炒茶之风近似。2007年,在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两句话“存钱不如存普洱,买店就买茶叶店”。当全国上下为基金躁动不安的时候,普洱茶在同年也可谓被炒得几近疯狂。与基金一样,茶叶当时达到了几乎一天一个价的地步。
  据一些茶商介绍,其实人们嘴上常念叨着的普洱茶,不一定都是普洱地区所产的。由于原来下辖的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作为茶叶的原产地和集散地,来自西双版纳、大理等地的茶叶都需要在这里汇集,所以普洱县被誉为是“普洱茶”的故乡。
  普洱茶传说中的诸多神奇功效,以及一路不断飙升的身价,一个个神乎其神的靠茶致富的故事,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庞大的资金在短时间内流入到了这个领域。在一些人眼里,普洱茶已经不再是一种茶品那么简单,很多人把它当成越放越值钱的“古董”。
  据统计,全国上下,有上千万人置身于这个“炒茶”大军中,上至高官富人,下至平民老百姓。2008年到2009年,普洱茶市场已经慢慢归于理性,2010年,由于云南大旱,使得早春茶的产量大打折扣,普洱茶价格又有了回升的趋势。今年普洱的春茶产量同比减产了约20%,但价格却上涨了20%左右。在三年连旱的刺激下,产量的降低刺激了原材料价格收购价上扬,触动了普洱茶终端售价的连环上调反应。“庄家当年不惜以高成本囤货,造成市场上的茶的供大于求,导致茶叶价格一度走下坡路,趋于理性之后,冷清了不少时日。”一业内人士直言,有些农副产品价格走高除了供需改变外,还因为囤货商们放出的一些消息,进行自我炒作,搅动市场这池春水。“去年9月份与我合作的一些企业开始大量囤积白云豆,没想到国外市场不景气,原本可以卖到13元一公斤的,现如今因国外需求减少,只得转而大部分用作内销,价格下滑到七八元左右。”物流商郎先生说道。所以,炒作实物期货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如今由于资金、销路、政策等多方影响,一些商家走上了炒作之路,这虽然是创新的一种,但其中的风险也是有历史教训的。
  出口现状 今年农产品需求大幅下滑
  作为大理祥云县较为知名的农副产品出口企业的合作伙伴,李云、孙祥、吴理(三人皆为化名)三人多年来,通过直接向农户收购农副产品、培育果蔬基地、简单加工等源源不断地给一些当地的知名企业供货,从而赚取差价,博得收益。
  大口吸着水烟的李云在三人中年龄稍长,当年靠着一张自行车和一杆称,走街串巷地挨家挨户地收购牛肝菌。随着资本的积累,通过向银行贷款、亲朋好友的资助,慢慢地李云有了属于自己的加工厂和冷库。大部分收购回来的商品会直接批量给一些知名企业出口东盟等国家,些许留在国内市场销售。“每天早上一起床,收看当天的经济新闻,关注汇率成为多年来养成的‘职业病’。”李云调侃道,虽然自己学历不是很高,但因为自己所做的产业与国内外市场紧密相关,所以了解国家政策动向、汇率波动等成为了他每天必修的功课。因为指不定哪一天某个时候就有订单上门,如果心里有底的话,谈判起来也不至于处于被动。
  据了解,虽然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结束了单边升值的态势,开始呈现升跌不定的格局,但总体上人民币仍然保持升值的态势。也正因为如此,就在年初,市场仍普遍预期,今年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将达到3%-5%。对于一些出口产品主要以美元结算的企业而言,因人民币升值,在美元销售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以人民币折算的销售收入减少,最终造成产品毛利率下降。
  就当地出名的牛肝菌而言,祥云县因为与国外市场接触的年限较早,所以一直以来被视为云南牛肝菌重要的集散地,2008年,因欧盟对中国进口牛肝菌中尼古丁限量制定的标准苛刻,导致云南省牛肝菌出口几乎停滞。在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欧盟最终在2010年8月制定了新的牛肝菌尼古丁限量,云南省的牛肝菌干片、速冻牛肝菌、盐渍牛肝菌等产品得以恢复出口,解决了全省乃至全国上百家企业的出口困境。牛肝菌出口企业面临的信任危机刚得到缓解,由于压价出口而带来的无序竞争的问题又接踵而来。2011年初,一些从事牛肝菌出口的企业为夺取客户资源,疯狂杀价,导致当时牛肝菌出口价格下降,其中速冻一级整菇从7500美元/吨下降到6700美元/吨。
  近年来,云南省牛肝菌出口逐步呈现回升趋势。据海关统计,2011年云南省牛肝菌出口12431吨,累计出口9178万美元,同比增长27.8%。2012年1-6月,云南省出口牛肝菌3143吨,出口金额达2624万美元,同比增长37.8%。“其实,我们做的这些农产品大多是出口欧美等国家,比如意大利、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经济的不景气,让这些消费国的需求和购买力下降,牛肝菌价格从去年约25000元/吨,到今年约22000元/吨。”李云说道,出口价格从前些年的比年内稍高开始慢慢演变。似乎国人的钱袋子开始鼓起来,国内涨价快,国外还掉价。国内价格从前些年的二三十元一斤涨到现在的70元或100多元一斤。国外市场掉价5%左右。
  一位长期与出口企业合作的物流商郎先生告诉记者,受出口下滑影响,他今年的物流量与往年相比下滑了近四分之一。
  即便如此,大多数像李云这样的商人也没有出口转内销的打算。因为在他们看来,虽然国内价格相较国外偏高,但需求量毕竟赶不上海外市场,而且现今在使用的设备其生产标准几乎是以欧盟标准为主,还要考虑到一旦转战到国内的话,如何迅速链接市场,找寻有效客户等一系列问题,种种来看,转向显得很困难,或需要很长的过渡期和适应期。
  政策突变出口退税一夜“消失”
  “一些出口的农副产品,本来在向农户收购时是不赚钱的,或者盈利微薄,挣的只是因为享受国家的出口退税政策的那一部分钱。去年开始,随着一些农副产品品类出口退税政策的取消,让我们的生存环境备受考验。”在祥云当地经营近四百亩果蔬生产基地的吴理告诉记者,去年他所经营的西红柿等产业光取消出口退税这一项就大约损失了好几百万。特别是针对一些此前在出口退税上面优惠幅度较大的种类,比如对深加工干制牛肝菌可以享受征17%退15%的退税政策的取消,让不少企业叫苦连天。
  据了解,因为农副产品属于季节性比较强的产品,为保证市场一年的需求,很多企业或商人会进行季节性地囤货。每年会算算手中客户的需求量,然后按比例对货物进行收购,为的是当客户有进货需求的时候,有足够的货源。“比如,预估手中客户总的需求量是150吨,即便手里资金短缺,也要想办法筹集资金在当季进行足量的收购,像一些酒店作为我们的长期合作对象,需要保证他们一年的需求,否则,顾客去点菜的时候由于原料缺失,酒店不能出菜,很容易会让我们流失掉客户。来年很可能就不与我们合作了。”吴理坦言,每年企业在进行囤货时,都会预估来年的市场需求和价格走势,从农户手中收购农产品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买便宜了,还是贵了,这其中存在一定的赌性。像前年很多企业在囤货时,都没有想到一些蔬菜品类的出口退税政策去年会取消,没有把这部分空间的损失算上,还琢磨着一些本来不赚钱的品种能借政策优惠赚取利益,去年取缔的时候,货都放在库里,没办法。
  今年,很多企业在买货的时候都有意在价格和产量上做了控制,为出口退税取消这部分预留了空间,在向农户收购时说明,由于政策优惠没有了,去年买是一元钱的,今年可能就只能出价8毛,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操作。
  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出口企业平均利润率仅1.47%,低于工业企业平均利润水平。由于利润率偏低,出口退税成为一些低端出口企业的救命稻草。2010年纺织行业的利润为2000亿元人民币,而同年纺织服装行业的出口退税额竟高达2100亿元。由于出口退税额增长较快,退税与出口额的比值也由1997年的3.66%提高到2010年的7.25%,出口对退税政策的依赖程度加强。“出口退税取消将对国内出口型企业造成巨大的打击,在目前中心企业融资困难时期,无疑是雪上加霜。”吴理介绍说,有些行业本身利润率就非常低,一般只有几个点的利润,有的企业甚至全靠出口退税赚钱,出口退税不能及时返还,使得这些企业长期出现资金困难,出口退税周期长,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资金周转成本。


精彩图片
北京部分食品企业用猪血冒
企业危机考验政府智慧(图)
揭秘自然灾害巨大威力:从
未来简史
姜景峰在对计生后进镇(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