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服装 > 危机管理 >

繁华东京变“鬼城”菅直人:怀着必死决心处理危机

更多

  编者按:

  导读:

  繁华东京变“鬼城” 灾区南相马无人施援成孤岛

  日本强震及海啸已造成7197人死亡10905人失踪

  美国认为核事故严重程度超过日本估计 日本未作回应

  国际原子能机构:福岛核电站泄漏危机依然严峻

  IAEA总干事表示福岛核事故与切尔诺贝利不同

  菅直人:东京电力和自卫队等怀着必死决心处理危机

  “福岛50死士”与亲人诀别 英媒称已有五人殉职

  繁华东京变“鬼城” 灾区南相马无人施援成孤岛

  这里曾是没有昼夜之分的国际大都市,这里曾是无数时尚人士蜂拥而至的购物天堂,这里是日本政治经济的命脉……然而在福岛核电站危机愈演愈烈的今天,东京,这座昔日里因喧嚣繁华闻名的古都,部分地区已萧条到俨如空荡荡的“鬼城”。

  东京街头异常萧条

  富人争相“跑得快”


  综合英国媒体3月18日的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泄漏危机让其以南240公里的东京深受影响。繁华地段平日里有大批上班族光顾的寿司店和面条小馆如今已鲜见顾客,很多学校停课,公司给员工放假,机场出现排队的长龙,市民开始囤积食品和饮用水闭门不出,或者干脆逃离东京。对于核辐射,尽管有来自官方的数据和解释,市民的恐慌还是无法平复。

  灾难面前,东京已经取消了一系列大型活动,包括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日本时装周和东京国际动漫节。

  一些富有的外国银行家逃得很快,有些人是坐私人飞机离开的。业内人士透露,大地震发生后,法国巴黎银行、渣打银行和摩根斯坦利等银行的员工都已经离开了东京。在电子产品商店,用来测量辐射强度的小型便携式盖革计数器都已经卖光了。

  福岛南相马被“遗忘”

  市长称城市遭“隔绝”


  “他们是要把我们留在这等死,” 福岛县南相马市市长逆井胜延(音译)3月16日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他所在的南相马市已经被政府遗忘,俨然变成一座“孤岛”。

  “关于核电站爆炸的消息我们居然最初是从电视上得知的,而不是从政府那里,他们没告诉我们任何事,”逆井胜延愤怒地说,“我们是被遗弃了吗?为什么没有任何救援队过来,也没有药物、没有汽油和煤油?我们被隔绝了!”

  南相马市距离此次引发日本核泄漏恐慌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只有约30公里,日本政府出于核辐射的顾虑要求该市市民待在屋内躲避。但是据逆井介绍,尽管对辐射充满忧虑,还是有民众走出家门去废墟中寻找亲人的遗体。不过即使找到了,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尸体腐烂,因为火化需要的燃料毫无着落。

  稀缺的不仅仅是能源,逆井说,政府要求民众躲在家中避难却不送来必需的生活物资,这跟见死不救没有两样。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日本强震及海啸已造成7197人死亡10905人失踪

  

这是3月18日航拍的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从左至右为核电站1号、2号、3号和4号机组。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和保安院18日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等级从4级提高为5级。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2号和3号机组的核泄漏等级为5级,4号机组的核泄漏等级为3级。这是日本迄今最为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日本警察厅19日宣布,截至当日9时,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的强震及其引发的海啸已确认造成7197人死亡,10905人失踪。

  (新华网)
  美国认为核事故严重程度超过日本估计 日本未作回应

  人民网3月19日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对于美国提出的核事故灾情比日本官方评估更严重的说法,日本官员没有做出具体的解释,仅仅用美方信息滞后的说法来说明双方在核灾情评估上的分歧。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主席格雷戈里·杰茨寇提出,日本福岛核电站4号反应堆废燃料棒储存池的水已几近干涸。他还表示,由此造成的高辐射水平可能会“影响抢救措施的实际效果”。

  日本当局至少还没有公开对杰茨寇的观点提出明确的辩驳。

  政府发言人枝野幸男对于4号反应堆的说法是:“关于反应堆储水池里还有没有水的问题,美国方面接到的信息有一点滞后。”在早晨的新闻发布会上,枝野幸男回答了这唯一一个有关杰茨寇观点的问题。

  日本核电和安全机构发言人长山吉高在被问到4号反应堆储水池水量时说:“由于我们无法到达事发地点,所以我们无法证实4号反应堆废燃料棒储存池是否还有水。”

  大多数的日本民众对于杰茨寇的观点也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们几乎无法从日本的媒体上得到核灾情发展的足够信息。

  这一现象的本质是日本的新闻媒体一直在为政府作掩护。对政府机构和部门做报道的记者都参加了记者俱乐部。这一组织与日本官员有紧密的联系,可以直接决定什么可以报道、什么不可以。日本大众对杰茨寇观点的无动于衷正是由日本新闻机构的报道方式所造成的。

  (人民网)
  国际原子能机构:福岛核电站泄漏危机依然严峻

  国际原子能机构特别顾问安德鲁3月18日在维也纳总部表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物泄漏危机依然严峻。日本政府已于当天根据原子能机构发布的“国际核事件分级表”将该电站1号至3号反应堆机组的核泄漏等级从4级提高为5级。

  安德鲁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在总体上依然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而且在过去24小时内没有出现恶化。当局也在加紧进行抢险作业,继续动用消防车和军用直升机向反应堆浇灌海水,并力争在本周末修复两个受损反应堆机组的冷却系统,以防止放射性物质进一步泄漏。

  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强调,日本方面向原子能机构提供的信息有欠缺,应该提供更多、更准确的信息;同时,日本加强与国际社会的交流与合作以共同解决当前的核危机至关重要。

  天野之弥表示,原子能机构可以向日本提供信息和技术支持,目前已专门在东京安排了一名官员与日本政府联络,并抽调专家协助日方进行辐射测量和环境影响监测等工作。

  与天野之弥同行的原子能机构专家当天亲自对东京的核辐射量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包括核裂变产物碘-131和铯-137在内的放射性物质。而且,东京和其他城市的辐射量依然远远低于需要采取干预行动的水平。

  此外,据联合国人道协调厅统计,截至目前,11日发生的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已造成近7000人死亡,超过1万人失踪,是二战后在日本导致死亡人数最多的灾害。

  (人民网-国际频道)
  IAEA总干事表示福岛核事故与切尔诺贝利不同

  中新网3月1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18日晚在东京的记者会上表示,他得到的印象是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与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很不同”,理由是两个核电站的结构以及事故发生后灾害扩大的速度存在差异。

  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通报IAEA,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等级为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INES)的“5级”。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等级为7级,是迄今最严重的事故。

  天野强调:“我不想说这次事故是轻度的。应该深刻认识到事故的严重性,与国际社会一同应对。”

  针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是否已受到控制的问题,他仅表示:“现在冷却工作仍在继续,正致力于使反应堆恢复稳定。”
  菅直人:东京电力和自卫队等怀着必死决心处理危机

  日本首相菅直人18日晚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关于目前的核电站危机,有记者问到,日本政府在事态处理上丧失公信力,身为日本首相应该如何应对局面;对此菅直人表示,政府方面从未对公众隐瞒消息,并鼓励国民不要畏惧灾难,重新建设日本。

  菅直人:“关于福岛核电站的危机,我和官房长官已经向国民通报了所有我们知道的消息;对国际社会也是如此。现在的局面是核电站问题上的处理绝对不能疏忽大意。对此我向国民直言相告,为了解决这个危机,东京电力、自卫队、警察、消防都怀着必死的决心,尽快的处理危机局面。”

  “日本历史上作为一个岛国,实现了经济奇迹。依靠国民每个人的努力,才建设起今天的日本。面对今天的地震和灾难,绝对不能退缩,重新建设新日本要怀着这样的觉悟克服危机。”

  (凤凰卫视)
  “福岛50死士”与亲人诀别 英媒称已有五人殉职

  

18日,在福岛核电站外,工作人员在互相检测工作服上的核辐射量。


  

18日,日本一公司雇员在为国人默哀。


  英国媒体称“50死士”中有5人殉职 他们慷慨赴死的勇气闪耀人性光辉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会否进一步恶化,全靠180位正在该站进行抢救工作的勇士。他们被称为“福岛50死士” ,因为他们是以50人为一组的方式值勤,每10至15分钟轮流进出厂房。

  日本媒体18日称,目前已经有一名死士受强烈辐射,另有超过20人受伤。而英国媒体则称已经有5人死亡,但这一说法未得到日本政府的证实。

  本报讯 “福岛50死士”从核灾难至今,大部分时间都在辐射极高的环境下冒死工作。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1人受到强烈辐射,超过20人受伤。

  年轻人为“死士”祈祷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福岛50死士”中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1人因突然不能呼吸、无法站立而送院;另1人因靠近一台受损反应堆受辐射污染;2人下落不明;11人因3号反应堆氢气爆炸而受伤。但这些说法尚未得到日本政府的证实。

  日本的厚生劳动省16日将核电站工作人员容许暴露的辐射量法定限制,从原本的50毫希上修至500毫希,并表示以现况来说,此举无可避免。核防护专家指出,壮士们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

  这些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无名英雄,有的是临危受命,有的是自愿加入的退休人士,他们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他们甘愿承受极大的辐射工作,是因为他们知道倘若炉芯熔毁,大量辐射尘将散布空气中,届时死伤人数将数以百万计。

  提及“福岛50死士”的事迹,有24岁的日本男青年对媒体发表感想:“他们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现在我们普通民众能做的,就只是为他们祈祷。”

  “死士”:

  以生命保护每一个人

  一名自称是“福岛50死士”女儿的27岁女子称,她父亲是在福岛值班的志愿者。她说:“我听说他自愿去,我不禁流泪。在家里,他似乎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今天,我真为他感到自豪。我祈望他安全回来。”

  另外,当地电视台收到其中一个“福岛50死士”的家属来信指出,父亲现在还健康平安,不过核电站缺水缺粮,生活环境非常恶劣,信中还提到,他的爸爸抱着必死的决心。

  一名59岁的老员工也在网志上表示,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更多人的安全。

  另有一名福岛第二核电站员工在其网志上为辐射外泄的意外道歉,更表示,虽然他们造成了辐射危机,但还是尽力抢救、并“以生命保护每一个人”,希望大家可以相信他们。

  (宗禾)

  “福岛死士”

  多为老人

  本报讯 美国广播公司16日报道:“福岛50死士”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但不是所有专家都对此持悲观意见。有专家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辐射水平未必一定会置人于死地。

  印度珀杜大学辐射实验室主任杰雷·詹金斯说:“这些人不见得就必须为国家为朋友捐躯。我们对我们能随多少辐射是心里有底的。日本播放协会说,这些工人获准进去很短一段时间,调整一下燃料发电机或水泵或阀门,也许抄下测量器的资料,然后又出来。”

  老年人更有经验

  虽然受高剂量辐射的人,被诱发癌症的可能性令人严重关注,但癌症通常要经过至少几年之后才会被诱发出来。詹金斯说:“癌症也有可能30年后才出现。白内障则有可能在40年内出现。”

  东电的策略是请年老退休的志愿者来充当死士,不是因为他们更有经验,也不是因为他们更熟练,而是因为即使他们受大剂量辐射,他们或许也能够安享晚年,等不到癌症被诱发出来就自然逝世。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核研究者埃立克·霍尔说:“鼓励老人来做,是因为他们已过了生殖期,而不是因为他们较少癌症风险。这是一种久已有之的做法,医院做镭放射疗法时,都是让年老员工来做镭保管人,因为他们已过了生殖期。”

  (宗禾)

  “福岛死士”

  实为180人

  日本官方不愿公布留守福岛核电站的救援人员的资料,只说他们都是义无反顾的死士。

  在过去几天,“福岛死士”必须戴上全身防辐射装备,配备微弱闪光灯,在迷宫般的核设施中攀爬。鉴于辐射污染威胁高涨,当局已撤走福岛第一核电站800名员工的大部分人,只剩下约180人留守。

  虽然他们不止50人,但由于他们是以50人为一组的方式值勤,每10至15分钟轮流进出厂房,所以得了“福岛50死士”的称号。

  (广州日报)


精彩图片
繁华东京变“鬼城”菅直人
国内品牌纷纷走上跨界之路
国际大牌最爱玩跨界
从Lanvin for H&M看跨界如
洋垃圾服装为何如此猖獗?
H&M跨界联姻 高街时尚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