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管理 > 商务谈判 >

中美投资协定为何值得期待

更多

  中美投资协定为何值得期待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赵明昊
  1月14日,第11轮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在上海举行,双方正式开始文本谈判,也就是要就协定的具体内容和条款细节等展开“攻防”。当前,中国正大力推进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系列全面深化改革举措,在这一大背景下,中美投资协定有望进一步助力中国改革发展新征程。
  十八届三中全会去年刚一结束,美国总统奥巴马即派其特别代表、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访华,急切地想要搞清楚中国是否决心真改革。习近平主席在会见卢时表示,中国将以更大的动力推进改革,并相信这会为世界各国及中美经济合作带来新的更多机遇。习近平还特别强调,美国也在推进结构性调整,这一调整以避免预算和国家债务危机、确保财政可持续运转和经济稳步复苏为重点,中美双方要在各自深化改革和推进结构调整过程中加强政策协调,要通过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扩大利益共同点,发掘新的合作契机。
  某种意义上,中美能不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从根本上取决于两国要走什么发展道路,也就是说,决定两国关系性质的根源在于国内政策,而不是对外政策。虽然从贸易额等数字的变化看,中美经济关系在向前走,但深入看,这一经济关系中存在巨大隐忧。简而言之,中国不再是35年前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无足轻重的“小伙伴”,中国在经济上对美国构成的竞争性开始让美国人感到担心。
  对于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征程,美国的心态非常复杂,有人甚至认为美国不应像35年前那样对中国的改革给予全力支持。正如美国传统基金会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国家利益》刊文称,中国改革成功还是失败,对美国来说都是毒药,一个成功的、改革的中国对美国经济领袖地位构成重大挑战;一个停滞的、紧张的中国对美国也会构成重大挑战。
  这种矛盾的心态也反映在中美投资关系方面。一方面,美国的确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2014年将要进行的国会中期选举使美国进入新的选举周期,奥巴马政府为打造政绩亮点,从内心来讲是希望积极推进美中经济关系的。这几年,奥巴马力推的“选择美国”、“出口倍增”计划重点目标就是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由美国商务部承办的“选择美国”项目,旨在帮助外国企业更好地了解如何在美国经营业务,而中国是该项目重点开展工作的十个对象国之一。
  另一方面,近年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很多欧美企业纷纷减少国际投资、精简和剥离国际资产,这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了机会,有西方媒体将金融危机后中国海外投资热潮形容为“大款遇上大减价”。此外,为缓解长期以来由于贸易顺差导致的外汇储备激增和资产安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也大规模投资海外。中国的对外投资热潮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战略性投资”与“国家资本主义”的警惕,特别是在美国认定的那些与本国国家安全利益紧密相关投资,如电信、能源、金融等关键行业。华为、中兴、三一重工等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受阻事件可谓层出不穷。
  当然,美国企业对来华投资和经营所遇到的“不公平待遇”也感到不满,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市场准入问题,目前服务行业受到很多限制,外资在银行、法律服务、会计、保险等领域都面临诸多市场准入限制。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美国企业在中国2013白皮书》指出,外国投资者担心歧视性的产业政策、投资审批程序不透明等,希望推进中国境内外商直接投资审批程序改革。二是不公平竞争问题,中国对国有企业进行大量补贴,中方还以高新技术政策、“国家经济安全”等对外资企业进行限制。三是知识产权难以得到有力保护。四是中国政府的投资政策在地方得不到充分落实,如美国商会主席葛国瑞(Gregory Gilligan)所言,大部分市场准入的障碍不在表述,而在于执行。
  由此,中美投资关系亟需一种更加制度化、更具操作性的规则体系予以保护和促进,投资关系将是未来数十年确保中美经济关系“挂钩”而不是“脱钩”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因此,顺利推进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对于深化中国国内市场化改革、拓展中美经贸合作、从总体上强化中国对外经济关系和竞争力等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首先,投资协定有利于进一步促进双向投资,使两国投资环境更具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强化对两国投资者的保护,营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金融危机后美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存量已逾4万亿美元,而中国仅吸收1%左右,中美双边投资条约一旦达成,将使超过100个中国行业(汽车制造、银行、化工和能源等)向被限制在华投资规模的美国企业开放,中国公司也会获得在美国市场的类似准入权利。
  其次,中美投资协定将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更广泛地开展此类协议谈判提供范本,从长远看也将推动国际多边投资体系的建立。中国既是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又是当前全世界最引人瞩目的新兴对外直接投资母国。美国则既是连续数十年的对外直接投资第一大国,又是连续数十年的吸收外商直接投资第一大东道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三大对外直接投资经济体,中美投资协定谈判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双边范畴。
  建立全球多边投资协定的需求早已是暗流涌动。2012年4月,美国和欧盟共同发布了关于国际投资的七项共同原则,很多内容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构成挑战。中国需要通过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缔结投资协定,在更高层面提升中国投资者权益保障水平。此外,投资规则或将成为未来国际经贸谈判的主要内容之一,中国如能牵住美国这个“牛鼻子”,也会对中欧投资协定、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自贸区谈判等带来积极影响。
  第三,中美商签投资协定将发挥“倒逼”效应,促进中国国内经济、投资、金融、司法、行政体制改革。不同于国际社会一度广为采纳的旨在“保护及促进”的第二代投资协定模式,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的谈判意味着中美两国将达成的是第三代投资协定。目前世界上至少有77个国家采取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外资管理模式,中方同意采用这种模式是适应国际发展趋势的需要,有利于为各类所有制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的一揽子改革计划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赞扬,哈佛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本?海涅曼在美国《大西洋》月刊撰文称,美国企业每年对华直接投资约为500亿美元,中国的改革将把美国在华企业带入“黄金时代”。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很多有实力的企业都在实施转型发展、走向全球的重要战略,它们在获取先进技术、确保市场进入、维护良好投资环境方面的需求将随之不断上升。我们也期待,中美投资协定能够切实改善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境遇,让中国赴美投资少些阻碍、少些尴尬!

推荐阅读
精彩图片